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国际核讯 > 百万吨福岛核污水排放入海,意味着什么?
 

澎湃新闻记者 陈沁涵

距离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西南约7公里左右的大熊町渐渐有了烟火气,一家名为“大川原食堂”的餐馆每天都会有几十名核电站工人光顾,忙的时候大厅坐得满满当当。“这里是我的故乡啊,想想还是要回来。”餐馆经营者牧谷和子今年已62岁,因核泄漏事故而发布的全町疏散指令在去年3月部分解除,她便闻讯返回这个曾被视为“禁区”的地方。这一年多来, 牧谷和子觉得生活正一点点恢复到9年前的样子,然而,最近有一个消息打破了平静。

日本政府10月16日在内阁会议上讨论福岛核污水处理方式,拟定将污水稀释后排入太平洋。按此决策,123万吨核废水将从2022年开始流入大海。东京电力公司称,污水中大部分放射物已被过滤,但仍含有氚,也就是氢的放射性同位素。

牧谷和子20日在电话中对澎湃新闻说,这几天听到来餐馆的核电站工人都在聊核电站污水的事情,她也从电视新闻上得知了这个消息。“要问我的意见,真的很难说,其实我们餐馆并不采购本地产的鱼类和海鲜,对我而言没有太大影响。不过假使废水的辐射值过高,那我还是会担心附近渔民损失会很大。”

日本全国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近日向政府表示坚决反对,认为核污水入海这将导致渔业“风评被害”,使消费者更加抗拒灾区食品。日本首相菅义伟21日就此事表示:“不能一直拖而不决,希望尽快做出负责任的决定”。

据日本TBS电视台23日报道,日本政府原计划在10月27日决定福岛核污水的处理方针,但在收集各方意见后调整计划,推迟至下个月再做决定。质疑声中,日本政府面临困境,福岛核电站内污水储罐的容量预计在2022年秋季达到极限,专家小组2020年2月得出结论:污水入海是“现实的选择”。这一选择假使落实,那会意味着什么?

  最便宜、最快的处理方式

2011年3月11日的东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海啸冲击福岛核电站,发生了自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炉心焚毁、核辐射外泄、氢气爆炸......灾难不断上演。为了避免事故再发,东京电力公司(东电)在日本政府指示下不断向核反应堆注入海水进行冷却,防止堆芯全面熔化,正是这些海水在冷却后成了污水。

据路透社报道,美国能源部前高级顾问、政策研究院专家阿尔瓦雷兹(Robert Alvarez)曾在福岛核事故发生后第二天的一场发布会上表示:“用海水冷却核反应堆的做法有点孤注一掷。” 阿尔瓦雷兹指出,尽管历史上从未有过这样的操作,但海水取之不尽,假使可将所需海水以必要速度注入核反应堆,那么就能稳住局势。

所幸,9年来福岛第一核电站未再发生大型事故,但源源不断注入核反应堆后流出的污水就快要无处可存。航拍画面显示,核电站内密集排布着上千个蓝白色柱形储存罐,因为很多鸟类在上面筑巢,所以这块区域也被称为“野鸟之森”。根据东电的估算,它们的储存上限为137万吨,截至今年9月的污水总存量已达到123万吨,目前污水还在以平均每天140吨的速度流入罐内,预计将在2022年9月突破上限。

鉴于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需要2年的时间审查核污水处理方案,因此决定如何处理污水这一问题变得迫在眉睫。经过日本经济产业省专家小委员会的商讨,2020年2月,污水入海的方案被认定为实际可行。在此之后,日本政府便开始给福岛及周边县的居民做工作。《朝日新闻》称,从4月至10月初的半年内,政府与地方自治体、农林水产业从业者、经济团体进行了7次沟通,听取意见。“政府有责任尽早做出决策。”这是福岛渔民听到最多的一句话。

日本市民团体“原子力市民委员会”座长代理、国际环保组织FoE Japan事务局长满田夏花近年来在福岛见证了许多渔民生活的变化,她对澎湃新闻坦言:“福岛渔民在核事故发生后一直拼命努力恢复渔业发展。然而,政府和东电却一再尝试说服他们接受核污水入海的方案,丝毫不在乎渔民反对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读卖新闻》10月中旬开展的民调显示,50%的受访者反对将污水排入大海,41%赞成,其他人不置可否。

“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委员长更田丰志在2018年8月就曾发表声明,建议将福岛核电站的污水排入大海。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政府工作组曾在2016年提出5种处理污水的方案,包括置于地质层中、以蒸汽形式释放等,但之后分析发现将污水稀释后排入大海是所有可行方案中花费最低、也是最快的方式。

    “一条鱼超标就会信誉扫地”

虽然核泄漏事故发生后福岛县近海的大规模捕鱼便被叫停,但部分海域针对特定鱼种的试验性捕捞从2012年6月就开始了,捕获的鱼类均需通过放射性物质检测后才能进入市场销售。《日本经济新闻》10月1日报道,福岛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已准备从2021年4月起,全面恢复当地的渔业捕捞,具体的捕捞鱼类、海域范围、检测体制等都将陆续商讨决定。

满田夏花介绍称,尽管今年初所有鱼类的上市限制都已解除,但当下福岛渔业的产量仅相当于事故前的15%左右,渔业并没有得到恢复,“收购海鲜产品的大多数中间商都走了,鱼类价格很低,尽管福岛捕获的水产品已经销往首都圈等部分地方,但仍然无法做到正常上市流通。”

另据《曼谷邮报》报道,核泄漏事故发生后,泰国是第一个接受福岛鱼类出口的国家,2018年2月开始从福岛购入牙鲆、鲽鱼和章鱼。然而,此举遭到泰国当地民众的强烈反对,消费者甚至呼吁关停使用福岛鱼类的日本料理店。

福岛县相马市的一位渔民对《东京新闻》直言:“之前为福岛渔业风评做出的努力可能都白费了。每种鱼类都会抽样检查,核污水排入海中后,即使有一条鱼(辐射量)超标,就会信誉扫地。”另一位已经80岁高龄的渔民则坦言:“核事故过去快10年了,排入大海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大川原食堂”的经营者牧谷和子告诉澎湃新闻,餐馆的鱼类食材都不是产自福岛本地,因为福岛沿海捕捞还是试验性的。而除鱼类之外,她会买一些本地产的大米,但也不是直接做饭,而用来酿酒。“其实我和大多数居民既然回来了,那么大家对安全问题已经不太在乎,况且社区还会定期安排身体检查。但食物的话,我还是要考虑一下顾客的担忧。”

日本农林水产大臣野上浩太郎在10月3日赴福岛县磐城市的鱼市视察时曾表示:“我们必须优先考虑如何不让渔民的努力付之一炬,以及如何应对风评受损问题。”他表示,日本政府会在尊重渔民意见的情况下寻找解决办法。据《产经新闻》19日报道,在各方争论不休期间,福岛县知事内堀雅雄却一直没有表明自己的立场,而是选择等待政府决定。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外界谈核色变之际,大阪府知事吉村洋文在近一个月内竟两度表达可以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大阪湾的意愿。据日本广播协会(NHK)报道,吉村洋文16日表示,假使福岛核污水经过科学处理且保证安全性,那么国家一旦提出排入大阪湾的要求,大阪会进行合作。“这不是福岛的问题,这是整个国家的问题。”一个月前,他也曾表示大阪湾可以接受福岛核污水。

据《日刊现代》21日报道,环保组织成员和福岛县民20日在众议院第二议员会馆举行抗议集会,福岛郡山市议员蛇石郁子在会议上质问:“国家到底是在守护谁?”她还提到菅义伟首相最近去福岛第一核电站视察,表态会负责任地处理核污染。

“只会口头说说,实际上无视居民。”蛇石议员猛批菅义伟政府的做法。

污水入海影响几何

2020年2月,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派专家组赴福岛,日本政府提出两种核污水的处理方法——蒸汽释放和排向大海。IAEA专家组4月在官网发布声明称,两种方案在技术上都是可行的,在安全性和环保监管下,世界各地核电站通常也是采取以上方式。不过,IAEA仍然建议日本政府进行全面的技术和安全分析。

满田夏花和牧谷和子都坦言,大家最关心的是污水里的放射性物质含量有多少。据《读卖新闻》报道,早在2013年东电就购入了核污水处理设备“ALPS”,研发生产商东芝声称,核污水中包含63种放射性物质,除氚因分子结构与水相似、利用通常方法难以去除,余下的62种放射性物质均可通过ALPS将其浓度降至标准线以下。

东电表示,此次在排放污水前,将对水中的氚进行处理,将其浓度稀释到日本国家标准的1/40。现在所储存污水中氚的放射性浓度为每升73万贝克勒尔,排放前则将会被稀释500至600倍,在其缓慢地流入大海后,浓度会进一步降低,因此不会对健康造成影响。

日本九州大学应用量子物理与核工程学系教授出光一哉也告诉澎湃新闻:“在把污水中氚的浓度稀释到标准值之下后,排入大海不会对海洋生物和环境造成任何有害影响。目前来看,污水稀释后排放是最好的处理方法。”

不过,部分福岛民众对污水中的放射性物质仍然心存质疑。据《福岛民报》20日报道,有民众反映称,他们担心污水中除了氚之外还含有其他放射性物质。民众直言,自己对东电感到不信任,而东电也没有对民众作出详尽的解释说明。

而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德国办公室核问题专家肖恩·伯尼(Shaun Burnie)则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即使经过处理,污水中也不可能只含有氚,里面还有例如碘-129、锶-90、钌-106等放射性元素,其中一些是最严重的放射性核素,浓度过高的话可能危及生命,“假使这些污水排放入海,那么将违反‘辐射防护原则’,即最大程度防止公众暴露于辐射环境。”

“将污水排入大海是不可接受的。” 伯尼指出,这将不可避免地导致海洋遭放射性污染,首先日本太平洋沿岸海域将受到影响,特别是福岛县周边局部水域的放射性水平将有明显提升,之后污水还会污染东海。

    或引新一轮日韩纠纷?

作为日本的邻国,中国和韩国都密切关注福岛核电站污水排放问题。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10月19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希望日本政府秉持对本国国民和周边国家以及国际社会高度负责的态度,深入评估福岛核电站含氚废水处理方案可能带来的影响,主动、及时以严格准确、公开透明的方式披露信息,在与周边国家充分协商的基础上,慎重做出决策。

韩国政府也在19日直接向日本递交了外交信函,要求日方透明地公开处理福岛核电站的具体对策。据韩国《中央日报》报道,日本驻韩大使馆经济公使西永知史在被传唤至韩国外交部后声称,有关日本政府未努力共享相关信息的主张不符合事实。

“假使日本政府拒绝这一要求,那么韩国将与所有当事方联合采取所有手段应对。”韩国济州岛知事元喜龙20日表示,希望日本政府停止核污水排放的相关准备工作,就核污水处理方案与他国进行协商。元喜龙强调,假使日本向大海排放福岛核电站污水,那么他将向国内外法庭提起诉讼。据《读卖新闻》报道,元喜龙在当天的记者会上援引德国科研机构和日本高校的研究称,污水一旦被排放入海,那么在约200天后就会抵达济州岛附近海域。

对于韩国的猛烈批评,许多日本政界人士表示不服。自民党参议员青山繁晴在“日本放送”电视台10月21日的一档节目中称:“韩国月城核电站污水的放射量是日本的100倍。” 尽管这一说法并未得到证实,但位于韩国东南部庆尚北道的月城核电站2号机组曾在2002年发生重水泄漏事故,造成10多人受到辐射。2020年12月,韩国已决定永久关闭月城核电站1号机组。

共同社评论称,虽然日本将福岛核污水不仅排入太平洋符合国际惯例,而且得到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认可,但是韩国的反应显示出了日韩之间的不信任关系。韩国《中央日报》20日以《为什么韩国对福岛污水如此敏感》为题发文,认为现在关于核污水的争论焦点已偏离问题本身,更多是一种舆论斗争。

据《朝鲜日报》22日报道,韩国海洋水产部知情人士透露称,假使日方坚持将福岛核污水排入太平洋,那么污水将不可阻挡地流向韩国。对此,韩国将会继续通过外交渠道提出要求,不过这不意味着可以阻止日方的行为。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