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国际核讯 > 日本福岛核电站核废水入海,国际社会该怎么办?
 

    在日本听过很多政治家谈核电站。其中一位在2011年以前比较支持核电事业,但在看到东日本大地震的惨况,特别是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厂的事故被国际原子能机构定为和前苏联切尔诺贝利事故一个级别后,他对核电的看法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并说过一句很经典的话:

    “核电站就是一座没有厕所的大厦。”

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比世界其他各国,更早地体验了这种没有厕所的高楼大厦在发生事故后无比艰难的困境。2020年10月突发的核废水问题,便是其中最为突出的一个。(注:据环球时报报道,日本方面于21日表示,将迅速决定福岛核污水处理问题。此前日本已计划将超过120万吨的核污水稀释后排入太平洋,这引发了社会各界的担忧。)

一座高楼大厦能在建设及使用期间不考虑厕所问题,这里有企业及国家的责任问题。相关问题一旦暴露出来后,便会影响当地及周边各国的环境及经济。在核电站已经成为各国既有设施后,该如何解决大厦没有厕所的问题,需要各国共同献策献力,攻克艰难。

    核废水与东电及日本国家责任问题

笔者作为自由撰稿人,在2011年3月11日发生东日本大地震、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发生世界最大规模的核电事故后,多次去福岛采访,此前也多次去日本核电站、核废料处理中心进行过采访,虽然不是核电技术方面的专家,但对核电方面的报道一直非常关心,也写过大量的核电方面的文章。

这里想再谈谈企业与国家责任问题。

第一,日本是个重视君子协议(口头协议)的国家,没有极为特殊的情况,一般不会通过文书的方式确认某些协议内容。2015年8月,由福岛地方零散的各种渔民组成的“福岛县渔业协同组合联合会”(县渔联)与东京电力公司达成书面协议,时任东电总裁的广濑直己在书面回答县渔联的相关要求时,在白纸上写了这样一句话:

“如果没有相关人士的理解,便不会进行任何处分,我们将处理水存储在发电厂自有土地内的存储罐中。”

这句话规定了东电的责任。对核废水进行任何处理前,须获得福岛当地相关人士(渔民)的理解。

到目前为止,笔者未找到福岛渔民支持将核废水倾倒到他们作业场所的任何只言片语。

位于福岛的核废水储存罐

第二,2011年发生核电事故后,日本对国家机关进行了一些改革,但这种改革很不彻底,也正是因为不彻底,让日本的核电政策、核事故的处理后来矛盾频出。

2011年前后,负责监督日本核电企业的政府机关是经济产业省管辖下的“资源能源厅”及“原子力安全·保全院”。说是监督管理企业,但这种监督需要听命于经产省。在国家需要大力发展核电的时候,积极发展核电是政治正确,遇到问题当然需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为了避免重走经产省监督核电企业的老路,2012年以后,在环境省之下成立了“原子力规制委员会”。由于行政上不能独立,所以也不能成为独立第三方。2011年以后,发展核电站在日本已经走进了死胡同,但维持现有核电站则是既定方针。原子力规制委员会能否从环境的角度对核废水提出自己的监管要求?这个一直无人知晓。

目前看,这个规制委员会保持着政治正确的作风,完全听命于政府。按照日本国家的计划,在核废水的排放问题上,2020年2月先由经产省的小委员会(业务小组)提出相关建言,4-10月听取相关人员的意见,之后政府决定处理方法(向大海倾倒核废水)。在收到政府决定后,东电做出具体倾倒的计划,之后由“不具有第三方独立立场的”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发出许可,东电开始准备倾倒。2022年4月前后,日本将正式把核废水倾倒到太平洋中。

东电与县渔联的书面协议是否还能发挥作用,原子力规制委员会多大程度从环境的角度做了相关的分析?这些都不详。企业及国家责任忽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关于日本的“风闻危害”问题

纵观中日媒体对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核废水的报道问题,感觉两国之间有很大的不同。在日本强调的是,福岛渔民打捞的水产品,因为传言受到了核污染而有可能卖不出去,日语称之为“风闻危害”;在中国人们关注的是,会不会影响世界环境,尤其是中国的环境。

日本媒体报道说,东电在自己厂址上建设储水罐,每个罐子造价1亿日元(约650万人民币),每罐大致能存1000吨水。到2022年夏季,东电厂址上能够建存储罐的地方将建满,存水能力达到上限的137万吨。目前每天大致会产生140吨左右的核废水,至于每天为炉心降温用的400吨水,从核反应堆附近流出的600吨地下水与140吨核废水是什么关系,剩下的860吨水去了哪里?笔者到目前还没有搞清楚,估计是相当多的(核废)水每天都会流进太平洋。而浓度更高的核废水,到2023年会因为无处储藏,成为东电不可控制的一个大问题。

还是从日本媒体报道的内容看,东电拆除核反应堆的工作在有序进行中,虽然也有个别地方政府,从能够拿到中央财政支持的角度,希望在他们那里实现数百年到数千年时间内“暂时”存放,但目前尚无确认的方案。

核废水的处理问题,不单单是东电已经没有地皮的问题,更是存储东电的核垃圾的唯一地方现在也火烧眉毛。

但在日本媒体那里,这些不是重要的报道内容,最重要的是福岛渔民的权益该如何保障。一旦核废水排出,福岛附近的水产品肯定就卖不出去了。相关消息(风闻)坏了福岛水产品的名声,渔民会遭受重大损害。

太平洋将沿海各国连在了一起,不存在日本那里流出的海水到了国与国之间的边界线就不再流动的情况;也不存在海里洄游的鱼类,会像各国渔民一样听从各自政府的命令,不洄游到其他国家领海上的可能性。受到污染的鱼一定会洄游到太平洋沿岸各国,尤其是有着漫长海岸线的亚洲国家中。

这种跨越国境的危害要大大超过日本媒体说的“风闻危害”,需要各国发声。

  韩国的质疑及国际社会应有的声音

在日本近邻国家中,韩国一直对日本倾倒核废水问题非常关注。

2020年9月22日,在维也纳召开国际原子能机构总会时,韩国代表对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问题提出了质疑。日本方面的代表回答说:“日本根据国际法,通过适当的方式与国际社会共享了相关信息。”

不知道日本政府是否将以下信息通报给了国际社会。

《朝日新闻》在9月11日报道说,8月7日,福岛县双叶町伊泽史朗町长在经济产业省质问副大臣松本洋平:不断存储的处理过的污染水最终该如何找到归处?日本民众已经对福岛农产品、水产品十分担心,相关产品难以卖出去。日本国内对核废水如此担心,日本国家是如何向民众做出解释的?在日本国民不能放心的时候,日本的解释是否能让韩国等国放心?

日本很多时候称核废水为“处理过的污染水”,表明里面依旧含有大量的核污染成分。日本民间人士对这种“处理过的污染水”进行过检测,发现不仅残留氚,碘129、锶90也严重超标。民间的检测结果是否也由日本政府递交给了国际原子能机构?这个目前也不清楚。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金赢研究员在国内发文希望日本政府从科学信用层面、政治信用层面及外交信用层面对核废水的排放问题做出解释。不少自媒体也开始关注日本向太平洋大量倾倒核废水问题,希望日本能够以守法、透明、国际合作的态度,解决相关问题。

笔者认为,关注日本的核废水处理政策,需及时对日本的举动做出及时的应对措施。同时也应该考虑包括中国在内的国际社会与日本合作共同处理核废水问题。

从各国核电在电力中的比率看,法国占了71.7%,斯洛伐克为55.0%,乌克兰为53.0%,匈牙利为50.6%,日本为6.2%,中国为4.2%。很多国家核电在电力中的占比很大,核废水问题也相当严重。近几年美国(37座)、德国(30座)、英国(30座)、日本(27座)纷纷选择了废炉(拆除核电站)的路线,到2019年为止世界共有187座反应堆在拆除中。同样有核废水的处理问题。在处理方式上,各国应该有共享技术的需求。

通过共享废炉及核废水处理技术,能够减少地球环境负担,同时在同样出现核电站事故时,各国能有对应的方法。

在1986年4月26日当时的苏联发生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前,世界有大量核电站启动,让核电站发电进入到了高峰期,其后一路下滑,废炉的数量常年高于新建反应堆的启动数量。

随着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的效率不断提升,可再生能源的利用要大大超过核电,拆除反应堆等必然会产生大量的核废水、核垃圾。世界也必须联合起来,在尽量减少核电数量的同时,让东京电力公司福岛核电站事故成为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的又一个转折点:进一步减少核电站数量,通过国际合作的方式,处理好废炉、核废水及核垃圾问题。

今天我们在关注东电福岛核电站的核废水等处理问题的同时,也应该通过某种形式参与到处理相关废水的工作中,积极积累相关的处理技术,以具备实战经验。

作者简介:日本(企业)研究院执行院长。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