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国内核讯 > 宜昌神秘数字“22”,藏匿49年的深情凝望
 

    当贾樟柯的《24城记》在回忆里放映,或许很多人,也随着电影里一个编号为402的成都三线老工厂,想起了自己城市里的那些神秘数字谜题。
 
    22、330、403、502、612、809、827....

    一个个神秘数字,怀揣不同“心事”,但彼此的心情相似。与宜昌热恋一场,亦开花结果于此。每一个代号背后,都有无数人的背井离乡;每一个坐标深处,都是扎根热土的无悔青春。

    这一次,城君走进数字“22”的故事,寻觅一段49年来的深情凝望,在夷陵山水间,意气风发,续写芳华。


    每一个下午7七点,二二公司菜市场,总会成为让人停下脚步的宵夜宝库。

    诱人的铁板牛肉,用香气犒赏一天疲乏,吸引各怀心事的老街坊,挑逗外来客的鼻腔,也是宜昌人对数字代号“22”,最亲切的印象。

    所有的烟火情怀,都在炭火与肉的滋滋交响乐中闪亮登场。把酒言欢中,老板和这里生活的人一样,游离在本地方言之外,用一股浓重的北方口音,示意着,不属于宜昌的“神秘”往昔。

    “22”是中核二二的数字代号,属于多义词的范畴。

    既是地理坐标,也是军工企业的代表。1954年,从东北诞生,为支援大西北,投身茫茫戈壁,经过大漠风沙洗礼,最终与夷陵的青山绿水相遇1971。

背靠三峡高速

    若你生长于90年代,提起自己来自二二公司,必能接收他人的羡慕信号。央企铁饭碗,自建医院、子弟学校,高知份子“聚集地”,每年能享受各种补贴,以及逢年过节冰箱装不下的副食。

    从那时开始,“22”的中青年们远征他乡,在军工与基建中名扬四方;家属们坐镇后场,撑起一派富足的大本营。

    回顾中核二二的前半生,第一代人,为了责任,充当洪流,顺着祖国的大动脉,浪奔浪流。

    我的父亲,便是这洪流之中的“追随者”,属于中核二二的历史,亦是核二代们的成长史。

遥看水塔

    祖籍陕西的他,生于甘肃兰州,却跟随父辈们支援大西北的足迹走走停停。

    他在四川度过了少年的无忧时光,而那时,正是816地下核工程为了保密,从中国地图上消失的日子。

少年派的复古打卡

    父亲18岁那年,为了建设827工程,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一批又一批的举家搬迁,扎根宜昌。这是真正的“中核二二公司”起航的地方,秦山核电站、田湾核电站的建设,便是从在宜昌“保军转民”的改变开始。

    他们的辉煌篇章,也让宜昌这座城,添了一份荣光。

    爷爷年轻时总说,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人,可我知道,我们都是为了“老三线”三个字出走一生的人。

凝望

    岁月无情,逼着他们喊出“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身献子孙”的口号;岁月有情,这些故事,这些鲜活的人扛起的责任,始终屹立。从未被遗忘,也仍在你我之间延续。


    中核二二的第一代人与第二代人,都说不清自己究竟属于哪座城市,而到了我们这一代,才终于可以确信的告诉大家:没错,我们就是宜昌人。

棋盘风云

    从九零后步入职场开始,半个世纪的光阴从红墙间关山飞渡,带着勋章老去的人,兑现了青春激昂时的诺言。90多岁的爷爷,就坐在那里,在他眼前浮现的过往,是一段又一段不虚此行的骄傲。


    2020年,夏末初秋。

    当我们从望江路迎风而上,独属二二公司的优雅气质,早已铺陈开来,若遁入小巷中,便可与最惬意的生活滋味,亲密相拥。

    童年回忆在耳畔呼啸,把人推搡着往时间的缝隙里走。

    小时候,我们把去西陵区叫做“去市里”,回家称作“回基地”。在基地长大的孩子,与孤单绝缘,很多都是从幼儿园就在一起,小学、中学,彼此都是熟悉的陪伴。

    住在一起的人,既是同事,也是邻居。吃完晚饭,临时起意想去谁家,就一家老小去串门了。

    基地流淌的,是小日子的小碎步,看似只与柴米油盐相关,却也是一步一个脚印,扎实的往前去。

    从前的拐角楼成为历史尘埃的一部分,从前的一排排红墙,也逐渐改变灰度,慢慢发白。老人的头发与这里的墙一样发着白,都是另一种欣欣向荣,怡然自得的白。

    这里浓缩的,是绝不将就的讲究。即便当年挂满勋章的英雄已迟暮,仍犹有风骨。

“打雀英雄传”

    树荫下,阳光走过了一天的路程,积攒了阅历,在麻将的手动洗牌声中,流露出善解与温情。

    那些红砖房的缝隙里,都是藏着字的。若耐心去读,可读出一番静谧。像是与外界的急躁隔离,心里正好会想到诗里那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或许才是生活真实的样貌,没有那么多欲望与杂念,日出到日落,都是与生活肌肤相亲的接触。

    我们在路旁相聚,说着最闲来无事的家常话,每一个字,都从生活的经验里吐露出来,带着肚腹的暖意。

第一代“红楼”

    最正宗的豆花饭,退出了美食竞技场,老面馍馍的叫卖,偶尔还会回响。

    当年的中心超市,火热堪比“CBD”,而与它对视多年的溜冰场,却不似这般好运。

中心广场溜冰场

    风光停留在了往昔,起伏的“大波浪”溜冰场,失去了曾经脚踩“风火轮”的少年郎。

    但千万别说将总部搬迁武汉的二二公司,不再属于宜昌,只留几许空荡。对于这片曾经用双脚反复丈量的土地,不论在哪,内心深处,始终有一份羁绊。

    这是世间最美的离别,有人走向了充满希望的新赛场,有人在恬静的故土上,继续翱翔。

    中核二二与宜昌深情凝望的49年,是一场不说再见的热恋。

    它的改变与成长,或许,也缩影着宜昌所有数字代号的内心。

    无论你来自哪里,未来去向何方。

    当你选择留下,宜昌的每个角落都是写给你的家书;

    当你选择远方,背后,永远都回荡着最关切的叮嘱。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