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国际核讯 > 人物志 | 安倍晋三和继任者们的核电主张
 

    文 | eo实习记者 翁子璇

编辑 | 江伟欢

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因为自身健康原因,于8月28日宣布计划辞去日本首相一职。安倍在8月17日和24日连续两周赴庆应大学医院就诊。由于患有溃疡性大肠炎的宿疾,有关其健康状况恶化的消息悄悄流传。消息人士称,安倍接受医学检查后被告知了结果。当时他拒绝透露细节,并说他稍后会讲话。自民党高层强调:“虽然宿疾似乎恶化,但现已趋于恢复。他不可能辞职。”安倍2006年9月底当选日本首相,翌年9月因支持率大降及罹患溃疡性大肠炎,然后宣布辞职。据悉,溃疡性大肠炎是一种肠道疾病,可引起胃痛,腹泻和极度疲劳。此后由于药物发挥效果,他在2012年12月再度担任日本首相至今。

安倍晋三宣布辞职

图片来源:NHK

据全日本新闻网9月10日消息,日本政府正式决定在16日召集临时国会,并在会上确定新首相人选。据共同社此前消息,自民党总裁选举8日正式开始。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71岁)、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63岁)、前干事长石破茂(63岁)3人报名参选。最新投票意向调查结果显示,日本执政党自由民主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支持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出任新任党总裁。由于自民党和公明党组成的执政联盟在国会掌握绝对优势,自民党总裁将出任首相。

菅义伟

图片来源:新华社

日本“大选”的焦点:核电政策

日本是一个能源消耗大国,但本土资源匮乏。长期以来,出于能源安全的考虑,日本一直采取多元化的能源发展战略。太阳能、风力这两种发电方式受季节、气候制约,且发电能力有限,无法充当工厂和企业的用电主力,只能处于补充位置。传统的火力发电不仅污染环境,而且燃料价格波动会导致电价上涨。因此,日本不得不挖掘本国核电潜力,满足能源供应。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后,日本国内围绕核电政策仍然存在着激烈的争论。拥核派认为,日本的能源自给率只有4%,约三成的电力供应来自核电,“去核电化”只是一项迎合大众的政策,并不能确保电力的稳定供应。而一旦作为经济血液的电力供应出现缺口,将重创日本经济。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大量停机检修的核电站不能恢复运转,电力公司只能增加火力发电,每年需要多花3万亿日元用于购买化石燃料。但不少对福岛核电站事故仍心有余悸的日本民众还是希望能够尽早摆脱对核电的依赖。因此,核电政策也一直是“大选”中各政党争论的焦点之一。

截至2018年7月的日本核电站地图

图片来源:nippon.com

图中玄海核电站2号机组也于2019年2月13日由日本九州电力公司正式决定报废。2020年1月17日,日本广岛高等法院下令,位于日本爱媛县的伊方核电站(Ikata nuclear plant)距离断裂带太近,有遭受地震和火山喷发的风险,其核反应堆必须关闭。

日本实行议会内阁制,首相由国会选举产生。自安倍于2012年9月就任自民党总裁以来,日本共举行了5次国政选举(3次众议院选举、2次参议院选举)。众议院选举在日本也被称为“大选”或“总选举”。2012年12月16日,日本举行第46届众议院选举,自民党于上届大选失败后重新取得胜利;12月26日,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组建了自民党与公明党联合政权。自此,安倍政权基本保持了长期稳定的运作。2014年12月14日与2017年10月22日,日本分别举行了第47届与第48届众议院选举。两次大选后,自民党均维持了众议院解散前的优势地位。

竞争性的政党为了争夺选票和执政机会,常常做出大相径庭的决策。日本从自民党“一党独大”到自民党与民主党两党政治初具雏形,前者支持核电、后者反对核电,形成两大对立联盟。(2016年3月,民主党与维新党合并,并更名为民进党。)2012年11月众议院解散后,日本各党派干部纷纷在电视节目和街头宣传自身主张并攻击其它党派的政策。民主党政调会长细野豪志指出:“如果自民党当初能采取更严格一些的政策,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也许不会这样。”

2012年12月16日,在日本东京的一处投票站,市民从选举海报前走过。

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2年12月16日的众议院选举是2011年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首次决定日本政权的大选,各政党均聚焦核电政策。不过,除了自民党显露出拥核倾向,其他政党均主张废核。
 
    福岛核事故后,随着政权的变动,日本经历了“减核”—“零核”—“启核”的反复考验。2011年5月5日,日本最后一座正在运营的核电站——北海道泊核电站停止发电。7月13日,时任首相菅直人提出“建立无核电社会”的目标。后任首相野田佳彦领导制定了日本新能源及环境战略,明确到2030年日本对核电的依赖度为零。日本自民党2012年重新掌权后,提出将重建日本经济作为最优先课题,作为前提的电力稳定供应则不可或缺。日本所有的核电站都是在自民党执政期间建立的,自民党虽然知道当前日本民众对于核电站比较反感,但碍于党内利益团体的抵抗不能明确提出“去核电站化”的政策。

安倍晋三2014年12月24日被选为日本第97任首相

图片来源:中新网

2014年12月14日的日本众院选举,除了“安倍经济学”外,九大政党也针对核电问题进行了争论。自民党提出,在确保核能安全的前提下,将其定位为重要的基础电力来源,并灵活运用。而民主党、维新党、公明党等其他政党均倾向于零核电。

2017年10月22日,在日本东京自民党总部,日本首相、自民党总裁安倍晋三为当选议员贴花。

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7年10月22日的日本众院选举,各党核电政策的对立点十分明确,自民党将核电定位为“重要的基荷电源”,明确推进重启核电站的方针。公明党主张通过引进节能及可再生能源,“力争实现不依赖核电的社会、零核电”。然而关于重启则称“在满足严格的安全标准的基础上,获得当地政府的理解、作出判断”,事实上允许重启。在野党则一致主张零核电,纷纷表示“不认为核电是肩负日本未来的能源”,“通过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引进,现有核电站将淡出”,“反对重启是国民的多数派”,各党步调一致。此前,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曾提出“2030年代零核电”目标。

    安倍晋三的核电主张

在2011年3月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福岛第一核电站因地震和海啸发生严重泄漏事故后,日本几乎关闭了全部的50个核反应堆。事故之前,日本大约30%的能源供应由核能提供,但在事故发生后,这一比例已大幅下降。分析认为,福岛辐射泄漏不应该完全归咎于民主党政府,自民党同样难逃责任,原因是这一政党在半个世纪执政期间默许核能大企业与官僚“串通”。

安倍晋三于2012年12月就任首相,针对前任政府的核能政策,他说:“新政府还没有决定是否实施到2030年前实现零核电的政策目标。”2013年1月31日,安倍晋三表示,政府需要一些时间讨论兴建核电站的问题,表明他将废除野田佳彦执政时期的“零核电”政策。日本前首相野田佳彦所订的革新能源及环境战略,目标是到2030年时对核电厂的依赖度为零。但安倍表示,这项政策无具体根据,所以将全面重新研议,以建立负责任的能源政策。安倍同时表示,对于核电站的依赖度将逐步减低,但同时也要做好稳定供应能源的万全准备,希望做到不论发生什么状况,都不会影响到民生、经济活动的程度。

2013年10月24日,安倍晋三在朝日电视台节目中,就前首相小泉纯一郎提出的“零核电”政策发表看法称:“在现阶段实行零核电政策是不负责任的行为。”有关“零核电”政策无法推行的理由,安倍解释称,如果全面废止核电站,日本每年将增加约4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500亿元)的火力发电燃料费用,绝非长远之策。对于和自己的“政治导师”小泉纯一郎在这一问题上出现不同意见,安倍称,“这有可能也是小泉先生的一种政治直觉吧”。

2013年12月31日,安倍晋三出演TBS的电视节目时,就今后的核电政策表示:“新建的核电站将和发生事故的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完全不同。政府今后将一边争取国民的理解一边建设新的核电站。”对新建核电站表示容许。与自民党联合执政的公明党在众院选举中呼吁尽快实现零核电、并对新建核电站持否定态度。

2014年,安倍晋三积极推进重启核电和扩大能源进口,计划大规模核电重启。2014年“大选”安倍政权继续当选后,于2014年4月出台新的《能源基本计划》,其中将核能定位为“重要的基荷电源”,颠覆了原有的“2030年0核电”计划。提出在保证安全的条件下,重新启动核电站。

川内核电站1号和2号机组

图片来源:中新网

2015年8月11日,就安全问题经过数月的争论后,日本九州电力公司重启位于鹿儿岛县萨摩川内市的川内核电站1号机组。这是继2011年3月福岛核泄漏事故后日本首座重启的核电站,日本自2013年7月采用新安全标准后持续约2年的“零核电”状态宣告终结。2015年10月15日,川内核电站2号机组也已重启。2016年5月,四国电力位于爱媛县的伊方核电站也悄然恢复运行。日本自民党石破茂为了支持核电站重新运营,也曾表示“如果维持核电站运营的话,只要想制造核武器,就能在一定时间内造出来”。他认为这是一种“潜在的核威慑力”,因此不应该废除核电站进而放弃这种潜在威慑力。

日本关西电力公司高滨核电站3号机组(前方)和4号机组

图片来源:共同社

至2017年日本“大选”,安倍政府已在新标准下重启的核电机组有九电川内的1号、2号机组,以及四国电力伊方3号机组、关西电力高滨3号、4号机组(福井县)等5座机组。据悉为了使核电比例占到整体的20至22%,需要约30座机组投入运转。2018年,日本关西电力公司大饭核电站3号机组、日本九州电力公司玄海核电站3号机组相继重启。日本大饭核电站4号机组也在时隔近五年后重启,成为日本第8座重启的核电站。随后,日本九州电力公司重启了玄海核电站4号机组反应堆的运行。该机组时隔六年半后重启,成为日本第9座重启的核电机组。

日本大饭核电站4号机组重启

图片来源:CCTV

2020年2月,日本原子能管制委员会就东北电力公司申请重新恢复辖内宫城县女川核电站2号机组运转的问题,正式汇总了一份审查报告,认定该机组符合重新开始运转的审查标准。这是日本遭受“311”大地震的重创后,地处重灾区的核电站机组首次达到审查标准。

2011年震后的女川核电站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网

在安倍政府逐步重启核电站的同时,民间反对的声音也一直存在。2018年1月,推进去核电化运动的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任顾问的民间团体在国会内举行记者会,公布了“零核电与自然能源基本法案”要点。法案主要内容是立即停运日本所有核电站及到2050年把使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的比例升至100%。小泉在记者会上表示,福岛核事故后尽管停运了所有核电站也没有陷入严重的电力短缺,主张“在安倍政府执政期间实现零核电有困难,但要在不远的将来得到国民赞同来实现”。

   下一任首相候选人

    菅义伟

8月30日,日本共同社消息称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决定竞选自民党总裁。他受到了日本执政党自民党绝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

菅义伟

图片来源:东方IC

其实在2013年11月04日,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于东京都内演讲时就表示,关于处理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的对策,在自民党提议的基础上,应朝着加强国家参与的方向,重新考虑政府的应对政策。演讲时,菅义伟就东京电力福岛第一核电站的事故对策表示,本来政府是可以参与其中的,但是前政权采取了与政府无关、让东电自己解决的对策。事到如今,必须重新审视、重新评价这种对策了。

2014年7月13日,日本滋贺县知事选举举行投计票,无党派新人、前民主党众院议员三日月大造击败另外两名无党派新人首次当选。三日月反对重启位于滋贺县临县福井县的关西电力大饭核电站,菅义伟称不会因滋贺县知事选举结果改变核电方针。有关三日月主张逐步减少对核电的依赖,菅义伟表示,日本政府的基本方针是核电厂以安全为优先考量,已委托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做专业判断,被认定安全的核电厂将重新启动。同时尽可能减少对核电厂的依赖,这项安倍政权的基本方针不会变。

菅义伟曾在2015年08月10日的记者会上指出:“重启确认了安全性的核电站在能源政策上是极为重要的。”2016年,连续不断的熊本地震共计发生了1100多次震度1(日本标准)以上的地震。道路和交通网中断,影响灾后恢复。不过,官房长官菅义伟表示“没有停运(核电站)的理由”。

   岸田文雄

对于下一任日本首相的人选,有分析者指出,“安倍晋三本人以及其所属党派比较明确要极力推荐岸田文雄,未来关键是看日本各大派系如何平衡。”有分析者认为,当前自民党占据国会多数议席的情况下,自民党新任总裁便会成为日本新任首相。自民党总裁选举除了受到党内派阀势力的影响外,还会受到民意支持的影响。目前来看,岸田文雄在占据了党内派阀优势的同时,民意支持也不算低。因此,在总裁选举中获胜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岸田文雄

图片来源:新华社

作为日本外相的岸田文雄在媒体中多以重视核安全的姿态示人。2013年4月6日,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视察了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并表示,希望通过了解核电站现状及反应堆报废作业中的难点吸取事故教训,向国际社会展示“日本致力于加强核能安全性”的姿态。岸田此行目的之一在于,在国际会议等场合呼吁防止因核事故形象受损时,此次视察经验将有所帮助。2014年4月在日本广岛召开“核裁军和核不扩散倡议(NPDI)”加盟国外长会议,岸田文雄宣布向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组织(CTBTO)提供约46万美元的援助。该组织在世界各地设置地震仪等装置用来监测核试验。就全球建设核电站的国家正在增加一事,岸田文雄指出:“核电站成为恐怖活动的目标的危险性正在上升。”他表示,日本将积极提供强化反恐措施的援助。

岸田文雄还曾就日印首脑会谈中就签署核能协定实现日本核电出口达成原则共识一事强调:“若印度开展核试验,日本将立即停止合作。”岸田同时表示“印度并未加入《不扩散核武器条约》(NPT),但表示暂停核试验,各国正推进核能合作”,为上述原则共识谋求理解。

今年8月5日,自民党政务调查会长岸田文雄接连出演包括录制在内的电视节目,强调了为参加下届党总裁选举将发挥“独自特色”。岸田当天在朝日电视台节目中直言不讳地提及自身的缺点:“过去专注于被赋予的职责,未能充分展现自己的特色。必须表达出作为岸田文雄而非政调会长如何思考。”岸田列举了在环境、能源而非军事领域提高日本在国际社会地位的“软实力外交”等3个项目,表示这将是政策的核心。

    石破茂

民意调查显示,石破茂是选民认为接任安培的最佳选择。石破茂,63岁,前防卫大臣。石破茂曾表示,“喊出可以立即实现零核电的口号,只需要一秒钟。但即使核电站全部关闭,仍会留有未使用或者已使用的燃料(有待处理)”,“目前必须决定的是避免受到(舆论)的影响。否则将恢复到口号政治盛行的的民粹主义”。

安倍晋三和石破茂

图片来源:新华网

石破茂曾在电视节目(朝日电视的《报道站》,2011年8月16日播出)中做出了以下发言,他应该是311以后从这一角度公然拥护核电的第一位主流政治家。“原子能发电本来就源于核潜艇。除日本之外,所有国家的原子能政策都与核政策配套。不过我并不认为日本应该持有核。但同时,日本只要想制造随时都可造出,一年之内就可造出,这是一种抑止力。那么,是否应该放弃这种能力,有必要对此进行彻底的讨论。我认为不应该放弃。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日本周边有俄罗斯、中国、北朝鲜,有美利坚合众国。撇开是否为同盟国不谈,这些环绕着日本的国家全部都是核保有国,而且都有弹道导弹技术。对此日本决不应该忘记。”

日本核电与能源未来

2020年8月11日公布的官方贸易数据显示,日本2019年的核燃料进口接近为0,这反映出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核工业停滞不前。这是资源匮乏的日本自上世纪60年代开始从海外获取核燃料以来,首次实际停止进口浓缩铀和天然铀或其组件。

目前,日本电力公司仍在计划重启核电机组,以回收核电站建设的“沉没成本”。2020年8月24日,日本关西电力公司(Kansai Electric Power Co.)称已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NRA)提交了美滨(Mihama)核电厂3号机组和高浜(Takahama)核电厂1号机组运行前检查的申请,并计划在2021年2月和4月实现两机组重启。

核电站的关闭造成电力缺口,日本主要通过能源节约、天然气发电厂和可再生能源进行弥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的影响及国际环保压力,煤炭、天然气等排放二氧化碳的资源将逐渐被淘汰。核能、水电和可再生能源没有二氧化碳排放,由于日本水电资源接近枯竭,留给日本的选择将是可再生能源,如微水电、太阳能、风能、地热能、生物质能等。如今许多欧洲国家国内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占其总发电量的30%以上,推广使用可再生能源已是世界性的趋势。

参考资料:

    快讯!安倍计划辞职

    尤一唯:安倍敢重启核电,因为背后有个“核电村”

    日媒:熊本地震发人深思 核电站难断言“安全”

    日本今天重启川内核电站 结束2年“零核电”状态

    菅义伟称不会因滋贺县知事选举结果改变核电方针

    日本外相视察福岛核电站 欲展示重视核安全姿态

    日本为何难以放弃核电

2014日本选举战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