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冷试完成之际,听张涛谈“核”力攻坚
 

华能石岛湾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

7月25日全面进入调试阶段

10月6日首堆冷试开始

10月15日16时48分

首堆主回路压力达最高峰值8.9兆帕

10月19日17时42分

首堆冷试一次成功

……

在首堆冷试完成前夕

我们采访了

华能集团副总工程师

核电公司执行董事、党委书记张涛

听他谈如何打好示范工程主动仗

如何谋划华能核电蓝图?


    Q:石岛湾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开展“聚力攻坚杯”劳动竞赛以来,工程目前进展如何?有何变化和突破?

    张涛:劳动竞赛自6月17日启动以来,针对竞赛任务,我们制订了“2+5+2”攻坚计划(两场攻坚战、五个攻坚点、两个中线攻坚目标)、明确了“党建引领、上下协同、业主主导、挂牌督战、风险预控、联席协同”的六大管理举措,建立了周协调会和日协调会机制,针对示范工程建设开展重点事项督查、主线计划偏差跟踪,实行“红黄蓝”三色灯警示管理,层层传递压力,压实责任。领导挂牌督战,党员冲锋在前,加强与设计方、建造方及设备厂家等各方的沟通协同,业主主导作用更加凸显,工程组织运作更加高效,实现了劳动竞赛“聚力”和“攻坚”的初衷。最大的变化是广大干部职工呈现出全新的精神面貌,干劲十足,推动工程效率明显提升。比如劳动竞赛第一个攻坚任务———电缆整改,我们通过紧盯主线计划、成立专项组织、加大资源投入、实时解决问题等措施,电缆敷设效率从每天约2千米提高到8千米,电缆端接效率从每天50个提高到200个,取得了实实在在的成效。

    目前,工程主设备已全部到货并安装完成,核岛、常规岛工艺系统安装完成率分别达到98%和99%,安装向调试移交率93%、调试向生产移交率61%,设备国产化率达到93.4%,这个比重已远超重大专项实施方案确定的75%的目标。同时,我们还有序建立了生产管理体系,获颁核材料许可证,培养操纵员/高级操纵员65人,累计生产燃料元件73.2万个。

    示范工程于7月25日全面进入调试阶段,9月下旬完成冷试前控制点检查,9月30日冷试控制点获批释放,10月6日首堆冷试正式开始,10月15日冷试工作达到最高压力8.9兆帕后开始泄压,首堆冷试即将完成。国家能源局核电司秦志军副司长在9月30日现场指挥部第二十一次会议上,代表国家能源局对示范工程近期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表示了祝贺,并充分肯定了华能和各参建单位对示范工程作出的突出贡献。

    Q:示范工程全面进入调试阶段意味着什么?调试阶段的难点和目标是什么?

    张涛:全面进入调试阶段标志着工程安装阶段任务基本完成,距商业运行又前进了一大步,意味着工程由以安装为主转为以调试为主。打一个比方,就像电视机,经过了设计、零部件生产、安装等环节后,形成了雏形,但还需要通过调试来检验它是否能够正常使用、是否有良好的观看效果。

    工程调试也是这个道理。在我看来,调试更多意味着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主要是使已安装的系统设备投入试运行并进行效能验证,确认是否符合设计要求、是否满足性能标准。对于示范工程,调试阶段的主要任务是进行反应堆一回路役前压力试验、热态功能试验、系统联调、装料并网及100小时满功率运行等工作。

    作为世界首堆,示范工程核岛诸多系统及设备均为工程首次应用,调试会有很多的不确定性,例如主氦风机、氦气有关阀门等近期在现场调试过程中就暴露出了一些技术问题,目前正在解决,接下来我们还将通过全面联调和试运行,进一步验证示范工程的设计、建造和运行性能状况。

    Q:示范工程明年能否如期并网?

    张涛:我们确定的并网目标是2021年11月,目前正在按照这个目标加紧推进,明确了总目标,就可以倒排任务,有针对性地开展工作。对今年年底完成双堆冷试并开始首堆热试、明年4月首堆装料等节点目标,我们是有信心和决心的。但光有决心而不解决实际问题是不行的,目前,影响并网目标的主要因素是调试阶段发现的问题和这些问题的处理情况,例如主氦风机调试,由于部分系统设备来自国外公司,沟通和测试的周期就相对较长。另外,很多工作需要行业监管部门的检查和审批,这些工作也是需要时间的。

    为确保明年顺利并网,我们将以高度的责任心,主动作为,克服一切困难,针对遇到的问题,有一个解决一个,要把决心和信心体现在实际行动上,打好这一仗!

    Q:您如何看待华能与清华大学、中核集团在示范工程上的合作模式?

    张涛:示范工程作为世界首座高温气冷堆示范项目,是体现国家意志、聚焦战略目标、强化政府主导、依靠市场机制、突出企业主体、多方协同合作的具体实践。打仗不能光靠自己,要善于借助外部力量实现互补和强强联合。这种合作是华能落实党中央关于企业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有益尝试,也是政府、企业、高校与行业各方协同创新的重要体现。

    合作探索的过程,充满了酸甜苦辣。通过各方的合作,大家发挥各自优势,取得了关键技术攻关与工程转化中一系列重大创新成果,攻克了诸如球形燃料元件工业规模化生产等多项“卡脖子”技术,探索出了一条高科技成果产业化的新途径和新机制。但是,这种合作模式也存在一些问题有待解决,例如建立更加完善的机制来确保各方责任与义务的履行等。对于我们来说,首先还是要承担起企业的主体责任,这是首要的,也是至关重要的。

    Q:业主在工程推进过程中应该起到怎样的作用?

    张涛:在我看来,合格的业主应该做到“我说的算”。这种“我说了算”主要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工程计划由我们制定和统筹推进,二是出现了问题由我们牵头组织各方协调解决。说到底,业主就是要切实担起责任,发挥主导作用,团结各方。当参建各方看到业主有这个意识和能力去推进工程建设和问题解决时,积极性就会调动起来,对业主、对工程推进充满信心,愿意一起并肩作战。在整个“2+5+2”攻坚行动中,我们实施领导挂牌督战,为的就是充分发挥业主的主导作用,针对问题开展攻关,让设计方、建造方以及我们的员工看到实效,让大家对实现目标充满信心。

    Q:您如何看待示范工程实施的意义?它对于华能实现转型升级有怎样的作用?

    张涛:高温气冷堆是我国自主知识产权的第四代先进核能技术,示范工程是我国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一项标志性工程,在示范工程的基础上开展商业化推广,能够在高温气冷堆的设备批量化制造、调试运行、生产经营、商业模式设计等方面进一步积累经验,带动我国核电产业升级,提升“中国核电”品牌竞争力。

    2009年我第一次来到石岛湾看到示范工程的时候很震撼,觉得华能很了不起,进入核电领域做的就是国际最先进的高温气冷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需要巨大勇气和智慧的。

    华能多年来一直深耕传统能源领域,示范工程的建设可以说开辟了一条崭新的路径。加快发展核电是集团公司党组作出的重要决定,舒印彪董事长今年7月在石岛湾调研时指出:“石岛湾项目能否成功,关系着华能肩负国家使命的责任担当,决定着华能核电产业的未来。”这个定位意义深远,示范工程的建成投产,可为华能核电发展提供技术、人才、管理和文化等全方位支撑,有助于华能“三大核电基地”的全面巩固和发展,带动华能核电实现可持续发展,进而有效推动华能实现结构调整、转型升级,助力“六个深化提升”和“两个更大突破”战略实施。

    Q:能否描绘一下华能的核电蓝图?

    张涛:华能核电产业中长期发展战略规划已于近期正式发布,明确了华能核电产业发展的战略定位,并制定了面向2035年的发展目标和重点措施。发展战略规划的总体思想是坚持先进压水堆和高温气冷堆并进发展,坚持打造一流的核电人才队伍,注重核电发展质量和效益,注重技术支持能力建设,加快推动核电项目规模化开发建设运营,加快推动核电产业良性循环发展。我们将这个发展战略称为“双轮驱动”:一方面实现先进压水堆规模化安全高效开发,另一方面持续引领高温气冷堆技术商业化推广,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核电运营商,把核电产业打造成为集团公司高质量发展的重要战略支撑。

    具体来说,我们“十四五”的发展目标是,到2025年,建成高温气冷堆示范工程、海南昌江二期1号机组,三大基地核电项目全面开工建设;积极推动高温气冷堆技术的消化吸收创新及推广应用,牵头实施国内首台60万千瓦高温气冷堆推广项目;开发新核电厂址;建成核电技术支持平台、核电人才培训中心等。

    华能的实际情况决定了核电产业发展需要走一条“小核心、大协作”的发展之路,不搞“大而全”。一方面要建立自己的核心技术力量和人才队伍,另一方面要在技术、项目管理运作等方面积极联合外部力量,整合资源,推动华能核电产业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

    Q:实现核电战略规划目标,华能的优势和短板是什么?

    张涛:华能核电产业发展仍处于初期,面临着不少挑战:核电规模偏小、核电技术能力比较薄弱、核电厂址资源及核电中高端人才储备不足等。但我们也有自己的优势:一是高平台支撑优势,华能在世界500强企业中排名266位,综合实力强,特别是在火电领域拥有丰富、成熟、先进的技术和管理经验,可为核电厂建设运营提供坚强保障;二是华能区域业务分布广泛,能够为未来核电厂选址和区域电力业务协调发展提供便利;三是高起点后发优势,可以有效利用核电行业的成熟市场化资源,采用市场上已验证有效的先进核电技术;四是“四代技术”领先优势,我们在牵头建设示范工程中形成的经验优势,有助于华能持续引领高温气冷堆技术的后续商业推广应用;五是国际接受度高,“中国华能”的国际影响力、品牌接受度较高,未来在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引领下,将有助于我们的核电产业走出去。

    Q:华能如何打造核电产业竞争力?

    张涛:围绕“世界一流的核电运营商”定位,打造华能核电产业市场竞争力,我们亟需补齐短板、发扬优势,包括加强核安全文化能力建设、打造标准化项目运作模式、全面构建起核电技术支持能力、强化核电科技创新攻关、加强人才队伍建设等。

    具体来说,我们要在确保核电产业发展本质安全的前提下,建立规范高效的前期开发、工程建设、运营管理体系,实现核电项目开发建设规模化效应;要建立健全核电科技创新管理体系和培育核电技术支持能力,为核电项目开发、建设和运营提供有力的技术支撑;要打造专业化人才队伍,实施更加积极、开放、有效的人才引进政策,广泛吸纳行业领军人物和中高级专业人才,同时将石岛湾核电基地培训中心努力打造成为国家高温气冷堆人才培训基地和华能核电人才培训基地的“双基地”,逐步形成华能自主的核电人才培养能力。

    Q:华能核电产业发展“十四五”时期需要着重注意哪些问题?

    张涛:我认为“十四五”期间,华能核电产业能否安全高效发展和茁壮成长,取决于我们既要按行业规律做事又要有勇于创新的意识。华能核电产业能否安全高效发展和茁壮成长,取决于我们既要按行业规律做事又要有勇于创新的意识。在后续发展的关键阶段,我认为有四点需要特别关注:一是核电项目开发、建设和运营过程中,需加快建设与其配套的核安全管理和核安全技术保障体系;二是高温气冷堆作为集团主导的示范项目,需积极推进“形成第四代核能战略制高点”和“形成核心技术研发体系的能力”;三是核电项目的推进应与集团能源转型中清洁化、电气化、数字化、标准化等特征充分融入融合,达到高起点和“一盘棋”的作用;四是要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七种能力”培养华能核电人才,营造干事创业氛围,打造一支特别能战斗的华能核电队伍。

    Q:在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和申请国家级专利、奖项等方面,下一步我们将如何发力?

    张涛:不掌握自主知识产权,就谈不上真正的自主创新。对于华能来说,要打造一批含金量高的国家级专利、奖项,一是要进一步发挥技术创新主体作用,全面消化吸收并掌握高温气冷堆技术,逐步推进建立高温气冷堆技术与管理标准,形成技术标准、核心专利、专有技术秘密等组成的自主知识产权体系;二是建设核电技术支撑平台,形成核电技术问题自主分析与处理能力。三是要开展创新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应用,完善科技奖励机制,深入挖掘、积极申报国家级科技成果奖项,促进华能在掌握与拥有高温气冷堆完全自主知识产权方面掌握主动,并在先进反应堆的安全法规和技术标准制定上拥有更大发言权。

    Q:您觉得核电人具有怎样的品质?

    张涛:我从事核电工作快30年了,有幸参与了我国一些重大核电项目的建设、运营和管理,回顾中国核工业60多年发展历程,老一辈核电人身上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无论在多么艰苦的条件下始终不断拼搏、追求卓越,带着质疑去发现问题、又不断克服困难去解决问题;其次是责任心,只有具备高度的责任心,才能守好核电的生命线,也就是安全;最后我觉得,核电人来自五湖四海,有着容纳百川之胸怀,推动制度、技术、人才等兼容并蓄。正是核电人的开拓和奉献,才一步步实现了我国核工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希望我们这一代核电人能够继承和发扬这些品质,做好华能的核电事业,为国家核工业高质量发展作出新的贡献。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