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张国宝的核电功过是非
 

张国宝的核电功过是非

张禄庆

数日前,惊悉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国家能源局首任局长张国宝10月4日不幸辞世,享年75岁。不少纪念文章都提及张国宝同志的大作《筚路蓝缕——世纪工程决策建设记述》。张国宝在该书中写到,从上世纪80年代初进入国家计划委员会工作,分管过技术引进、基本建设投资、能源交通基础设施、高新技术产业、工业、国防动员等领域的工作,并兼任国务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办公室主任和国家能源局局长,具体负责制定了铁路中长期规划、船舶工业、汽车工业、钢铁工业、软件产业等发展规划。他代表国家发改委向国务院汇报并实施了上千个重大项目,其中包括青藏铁路、西气东输、西电东送等被称为世纪工程的重大项目,以及多条国际输油管道、天然气管道和洋山深水港的建设等。诚然,这些工作都是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根据党中央国务院的战略决策,由有关领域的广大干部、工人、知识分子顽强拼搏,艰苦奋斗取得的光辉业绩。但是作为主要参与者和实施过程的积极推动者,国家级管理层的高级领导干部张国宝同志也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应当给予充分肯定。许多与他接触过的人士称赞他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即便和有的领导同志意见相左,也能说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在工作中总能耐心倾听各方面人士,特别是专家的不同意见,使人感到平易近人。

于此同时不少核电领域的朋友向我提问:为什么张国宝那本书中没有谈到他在我国三代核电技术国际招标、主持制定我国首部《核电发展中长期规划(2005-2020)》,以及核准本世纪的核电发展新项目方面作了大量的工作?因此希望我能对此发表看法。我从1994年底进入中核总公司核电部工作,主要分管核电技术研发、核电工程项目开发、以及军用核动力技术研究。这些工作大部分都直接或间接的与张国宝在国家发改委分管的领域有关。从2009年开始,我不断的在网络平台上公开实名发表自己对三代核电技术国际招标、“全盘引进、一步跨越”核电技术发展策略,以及国家能源局压制自主开发先进核电技术错误做法提出尖锐批评。

本来按照中国逝者为大的习俗,这方面的看法就不一定再提了,但是鉴于我国第一代核潜艇首任总设计师彭士禄院士在核潜艇军用核动力装置方面所做的大量开创性工作,由于各方面因素没有得到公正的评价和褒奖,使人感到非常憋屈和不满,所以我觉得为了尊重事实,对历史负责,还是有必要对一些事实进行梳理,为后人总结中国核电发展史提供参考。我将本着说真话、干实事的处事哲学,客观真实的描述张国宝在本世纪我国核电发展重大事件中的作用,决不会有半点掺假。

1、张国宝在本世纪我国核电发展中的功过是非

在国家发改委这座铁打的营盘中,张国宝驻扎了30多年,故而他在国家发改委中的各类资源配置和人脉方面都有极其雄厚的优势,特别是在能源领域的基建和投资项目,数额巨大,惠及国际民生,故而国家能源局岗位被世人视为肥缺。据说推荐人员的小条子特别多,张国宝对每一个候选人都要严格筛选。凭借他在国家机关多年磨练养成的精明干练、业务娴熟、思维敏捷、口若悬河、流利的外语以及稳重的长者风范赢得浑厚的团队凝聚力,具有相当高的威望,能做到令行禁止、指哪打哪。2011年初,在他年满65岁后又逾期一年多才正式离开国家能源局长的宝座,转任第十届全国政协常委、全国政协财经委员会副主任,据说是接班人难找。接班的第二任局长刘铁男业务平平,据说张对刘的评价是刚愎自用,再加上刘铁男是个贪官,忙于敛财。新提拔的领导大多来自国家能源局内部,故而张国宝人虽走,茶不凉,影响甚大,炙手可热。国家能源局的工作思路和办公套路都沿袭了张国宝模式。这种情况至少延续到刘铁男落马为止。所以在这段时间以前的国家能源局功过是非归集到张国宝头上并无不妥。

(1)、核电技术发展策略从“分步走”到“全盘引进、一步跨越”的180度大转弯。

1983年国务院确定了我国核电发展走压水堆技术路线。在核电起步阶段,自主建设秦山压水堆30万千瓦原型核电厂的同时引进了法国M310百万千瓦级商用核电技术,为今后的核电发展奠定了很好的基础。在“九五”规划期间,又通过秦山二期60万千瓦核电厂和岭澳一期工程的建设使得我国核电在四个自主化方面有了很大的提高。显然采用自主研发与国外引进相结合,从小到大逐步发展的“分步走”策略是行之有效的做法。

中核集团以1999年创立为契机,率先启动了二代改进型百万千瓦压水堆机型CNP1000的自主研发,并择机于本世纪初在北京九华山庄召开了CNP1000机型的大型推介会。国家计委副主任张国宝、国防科工委张华祝副主任、国家核安全局等政府部门以及有关核电建设相关单位的代表出席了会议。张国宝副主任认真听取了中核集团所做的专题报告,并在发言中形象的把CNP1000设计比喻成挂在树上的苹果,跳一跳就可以摘下来,希望我们努力工作,争取早日完成CNP1000的研发,他的表态给了我们全体参研人员以极大的鼓舞。这是我第一次与他近距离接触,完全是一种充满活力的正能量,至今印象仍然十分深刻。

政府换届前夕,时任国家计委主任的曾培炎根据已经建成发电的秦山二期1号机组在自主化方面取得的巨大进步,于2002年底签发了上报国务院的《关于适度发展核电开展核电自主化工作的请示》。据传达,该文件的主要精神是,建议在我国已掌握的核电技术的基础上,通过“以我为主,中外合作”,也就是已被证明是行之有效的秦山二期的建设模式,设计建造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厂,使我国核电有较大的发展。

由上可见,政府和企业两个层面的举措都是想更好的利用国内的力量开发出自主的二代改进型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机型,推动我国核电大发展。

这个时期,由西方核电发达国家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AP1000和EPR初步设计基本完成,就开始向世界各国,特别是中国开展了强大的宣传攻势,推销其产品,这对我国核电技术的发展策略产生了一些影响。

2004年3月22日,核电自主化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同意启动秦山二期扩建和岭澳核电二期工程项目,要求继续抓紧开展第三代核电技术的对外合作谈判,同时要在岭澳一期和秦山二期建设中已掌握技术的基础上,开展我国改进型第二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站的研发工作,做好技术储备,必要时可以在新上核电项目中采用自主研发和设计的第二代改进型技术。

2004年9月28日,中国首个4台百万千瓦核电机组国产化依托项目国际招标书正式向全球发布。要求投标方案必须是先进的第三代压水堆机型,4台机组变成了浙江三门和山东海阳两个厂址。同时宣布由即将成立的国家核电技术公司主导此次国际招标。

我国核电技术发展策略从“分步走”转为依靠“一步跨越”掌握三代核电技术,只是在短短的一年时间完成的,出台相当突然。它与计委以前召集的几次核电自主化发展研讨会上形成的共识不一致,两大核电集团也没有提出全盘引进三代核电技术的要求。

我绝对不相信,具有丰富决策经验的高官张国宝不明白如下的浅显道理:核电发展技术路线与核电技术发展策略字面相近,确是战略和战术两个完全不同层次的概念,决不能混为一谈。要统一的只能是核电发展的堆型,决不可能是该种堆型技术发展过程中的一种机型。“一步跨越”的所有举措都是为了引进国外三代压水堆技术的发展策略,即使成功了,也只是引进了一种新型的压水堆机型,它不可能是压水堆技术发展的终结。用这种技术一统中国核电今后要建设的所有机组是一种主观唯心、机械唯物论的观点。

我始终未能搞清楚:张国宝是如何完成这种思想转变的?他究竟是真正认为原先主张的核电技术发展“分步走”策略是错的,还是有意唯上?做了180度大转弯。

(2)、将“全盘引进、一步跨越”作为主导思想贯穿于我国首部《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05-2020)》(以下简称《规划》)

张国宝作为我国首部《规划》的主要编制者,完全秉承“一步跨越”倡导者的意图,对之进行了理论上的系统总结,并对今后十几年的实施方案做了具体部署:通过国际招标选择合作伙伴,全盘引进国外三代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技术,国内统一组织消化吸收,并再创新,实现自主化中国品牌。在今后的发展中只准采用这种机型。这种明显是核电技术发展策略的具体做法,却被冠以核电发展技术路线名号强行统一推广,谁要对这种做法持有异议就被扣上反对中央决策,不紧跟的帽子。给许多人造成了巨大的政治压力。

(3)、妄自菲薄、唯洋独尊,压制国内企业自主研发三代核电技术的努力。

在三代技术国际招标前后,中核集团领导多次向主管领导强调,我国已基本具备二代改进型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机组的研发能力。对于三代核电机型特有的预防和缓解严重事故后果的安全措施,只要开展中外合作研究,或者进行专项技术引进,就可以自主开发出中国的三代压水堆核电技术,完全不必全盘引进当时还不成熟的西方三代核电技术。但这种正确的意见没有得到采纳。

《规划》的通篇文字中,没有一处提到要鼓励在现有基础上自主研发出三代核电技术。这实际上反映出《规划》的编制者和“一步跨越”的鼓吹者们均认为,国内根本没有能力自主开发第三代核电机型,除了全盘引进别无它途。

(4)、利用手中权利打击持不同意见的企业

由于中核集团主要领导对“全盘引进、一步跨越”明显不满,张国宝利用手中的权利对之打压,逼其就范。

举个例子,中核集团原来决定湖南桃花江核电厂采用二代自主设计的改进型机组,并已拿到路条,随后以此开展了厂址前期准备和大件运输对沿途公路桥梁的拓宽加固等修缮工作。可是张国宝一句话:“今后内陆核电厂只准建AP1000”,中核集团只得改弦更张,按照AP1000的要求重新开展上述工作,否则你就别想上项目。

另一个例子是在中核集团福清核电1号机组开工典礼上,中核集团总经理向参加仪式的李克强副总理提出希望能够得到与另一家核电集团同样的核电新项目核准待遇,即一个厂址四台机组,一次规划,分两批实施。李克强副总理认为此要求合理,当即指示在场的张国宝满足这个要求,张国宝当时点头同意,新闻报道也是作了这样的跟进。但是回京以后福清核电项目依然只核准了头两台机组,后两台机组仍未同时核准。显然县官不如现管!

第三个例子更耐人寻味。2010年,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孙勤奉命调回到中核集团执掌大印,临行时张国宝面授机宜,要他和中广核集团进行差异化发展,不再搞百万千瓦级核电机型的研发,要他去甘肃兰州继续发展建造60万千瓦核电厂,以解决兰州空气严重污染的难题。孙勤如获至宝,到中核集团后就按此妙计执行,结果发现甘肃兰州那个厂址地震烈度大大超过核电厂的设计规范要求,根本无法开展工作。后来在中国核能行业协会举行的年会上,国核技领导发言介绍AP1000的引进,中广核发言介绍EPR机型的先进性,而中核集团领导只落得成为会场的司仪,什么话也讲不出来,这件事对孙勤的刺激特别大,这才恍然大悟,一个集团公司无论其历史多么辉煌,如果没有硬实力在手,在市场经济的严酷竞争中是没有立锥之地的。这才下决心继续研发百万千瓦级压水堆自主化核电机型。实际上张国宝的真实用心是为AP1000技术一统中国核电市场,扫除掉自主开发中国三代核电技术的主要对手。

(5)、高高在上排斥异己,拒不接受核电专家的合理建议

为了组建国外核电技术专家评议组,国家能源局要求各核电集团提出本单位的建议人选,但其中对“全盘引进、一步跨越”表示怀疑或不满的专家,则被国家能源局借口要主持开发两代改进型百万千瓦级核电机型自主研发而拒之门外,笔者在2009年春节后曾在网上实名发表题为《是谁还在糊弄中国核电决策层?》的文章,批评“全盘引进、一步跨越”的错误做法,这篇文章被人民网转载并连续多天放在头条。文章发表的第二天国家能源局孙副局长就指责中核集团支持该文章的发表,实际上文章发表之前中核集团领导根本不知道有这篇文章。当时笔者上班地点距国家能源局办公楼仅有一巷之隔,如果张国宝真心想听取不同意见,完全可以邀我去他办公室当面讨论沟通。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直到国家能源局第三任局长吴心雄于2014年国庆前召开有各方专家的座谈会,征求下一步核电新开项目意见时,我才第一次有机会当面向国家能源局主要领导发表自己的意见,并取得了较好效果。

(6)、修改《规划》,导致最终奋斗目标难以实现。

国务院于2007年7月正式颁布了我国首部《规划》,《规划》明确规定了到2020年我国核电要投运4000万千瓦、在建1800万千瓦。这是一个令人鼓舞但又相当大的挑战。

《规划》刚颁布两年左右,张国宝就多次提出要对《规划》的2020年目标进行修改,而且还多次在公开场合下宣传我国发展核电的铀资源87%以上要靠进口,仿佛不这么提醒,外国供应商就不知道要提高铀价似的。这种做法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和反对。大家认为做为一个长达15年的国家级《规划》刚颁布了两年就要修改,那么《规划》的权威性和严肃性到哪里去了?《规划》编制者应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其实张国宝心里有个小九九:由于他在2008-2010年的三年间新核准了34台核电机组,不仅给人们造成了核电大跃进的印象,而且给AP1000今后的发展预留的空间较小,难以实现用AP1000技术一统我国今后核电建设的意图。所以他急于要修改《规划》的目标。后来2011年的日本福岛核事故暂时搁置了这股核电《规划》修改风。

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国务院立即召开会议部署对全国投运和在建的机组进行安全大检查。张国宝认为修改《规划》指标的时机又到了。他无视四台依托项目AP1000机组所面临的困境,偏听偏信、盲目乐观寄希望于问题会很快解决,而且CAP1400示范工程可以在2017年建成发电,因此国家能源局向国务院打报告,在国家恢复对新建核电项目核准的时候只准按照国际最高安全标准建设三代核电机组。这样就杜绝了今后再建设二代改进型核电机组的可能,将国内核电市场留给了引进的AP1000机组。而且报告还提出首部《规划》的最终奋斗目标可以在“十二五”规划末实现,因此建议修定颁布新的核电《规划(2011-2020)》,将2020年的奋斗目标修改成投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以上。使得2020年的奋斗目标中三代核电机组的比重将有明显增加,以挽回“一步跨越”倡导者和鼓吹者们的脸面。 “10.24”国务院常务会议批准了国家能源局的报告,但同时提出“要稳妥把握核电建设节奏”,实际上是不点名的批评了张国宝在《规划》颁布后的两三年间核准了大批核电项目的过激行为。

实际上,从恢复核电建设的2013-2018年期间,由于AP1000示范工程严重拖期,国家能源局没有成熟的三代核电技术用于新项目建设,仅在2013年开工了福岛核事故前就已核准但尚未开工的几台机组;2015年刚被核准的四台华龙一号示范工程开工建设;其余的2014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均没有新的核电项目被核准开工建设,这就导致了“十二五”核电发展规划未能完成,“十三五”核电发展规划也有很大可能完不成。

(7)、采取各种措施试图扼杀国内自主研发的三代核电技术。

日本福岛核事故发生以后,中核集团决心停止二代改进型技术的研发,转而在已具备的二代改进型压水堆技术的基础上自筹资金,跨越发展研发第三代核电技术,通过5+2,白+黑奋力拼搏,终于在2013年4月率先研发出具有能动和非能动相结合安全设计特色、完全符合国际最高安全标准的ACP1000自主化三代压水堆先进机型,并向国家核安全局呈交了初步安全分析报告。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组织专家对照IAEA最新版安全法规,对ACP1000进行了历时一年的通用反应堆安全评议。最终对ACP1000的技术成熟性和安全可靠性给出了国际同行专家的正面评价。

在国家能源局的导向下,中核集团经过16个月的艰苦努力,终于和中广核集团达成联合型号“华龙一号”的总体方案,并在2014年8月下旬通过了国家能源局和国家核安全局联合组织的专家评审。倾注了中核集团两代核电人十多年心血的华龙一号终于得到了政府部门的首肯与正名。中核集团华龙一号首堆工程福清5号机组于2015年5月7日开工建设,在各参建方的努力配合之下,工程和大型设备制造进度均符合预期,这在此前的世界三代核电建设项目中还从未有过。这些自主研发三代核电技术所取得的辉煌业绩,完全证明了我国已具备自主研发三代压水堆先进技术的能力,完全用不着全盘引进国外尚不成熟的三代机型。

上述事实最雄辩地证明了“一步跨越”的失误。这使得张国宝和其它“一步跨越”的鼓吹者们十分恼火,要千方百计利用手中的权利阻挠ACP1000机型的实际使用。张国宝在接受采访时就怒斥中核集团给国家出了难题。实际上ACP1000的研制成功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为国家争得了荣誉,同时也使得张国宝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无法向党中央和广大公众解释,为什么《规划》中只字不提鼓励国内企业在已有基础上自主创新三代核电技术,这才是给他自己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国家能源局核电司贪官郝卫平极力反对在国内建设ACP1000首堆工程。在他主持的会议上公开宣称三代核电技术不需要建设首堆工程,而且还超越权限,毫无理由的提出对ACP1000的核安全要求要比AP1000更高。郝卫平还信口雌黄地说ACP1000研制是为了开辟国外市场,国内不需要建ACP1000机组,一心要将ACP1000逐出国门。有些核电界的资深院士退一步提出,能否将AP1000和华龙一号列为我国核电今后发展的主辅两种机型,也完全不予采纳,就是想一棍子将华龙一号打死,以便掩盖《规划》中的错误,维护自己的脸面。

2、陷于困惑迷茫中的张国宝

从2015年后就好长时间没有听到张国宝的信息,后来才知道他是因病去美国治疗,一年后回国才渐渐复出,使大家对他健康的担心稍微减轻了一些。我看到他公开发表的最新文章是,他于2019年2月底到中广核集团调研后发表的题为:《实事求是选择核电发展技术路线》的署名文章,在文章中他不得不承认全盘引进的AP1000并不成熟,导致工程严重拖期,建造成本大大超过预算,建成的三门2号机组投产一个多月后又因核心设备故障停产至今;同期引进的法国EPR技术同样陷于工程严重拖期、造价大大超过预算,(高达20000元/千瓦)的困难境地,而且这两台EPR机组由于压力容器顶盖设备制造缺陷,只核准运行到2025年,届时如果无法解决缺陷的修复,就得停产。2015年5月开工的中核华龙一号现已进入全面调试阶段,预计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首台按期竣工的压水堆三代核电机组,事实证明“全盘引进、一步跨越”核电技术策略彻底失败。

然而张国宝拒不到三门基地调研,更不去福清华龙一号现场了解实际情况,确把他在任期间核准了一批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两代改进型机组的建成投产作为自己的业绩加以渲染,妄图以此来掩盖他们的“全盘引进、一步跨越”核电发展战略上的严重失误。而绝口不提他们早期根本看不上这种我国自行设计的两代改进型机组。在《规划》中这种机型也只是被定性为我国成熟掌握AP1000技术前,弥补建设空档的备胎,而且这种机型已经在10.24会议上明确规定今后不再建设。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张国宝在文章最后也没能给出何种机型最适合中国今后核电的发展。笔者认为,由于张国宝的思想仍然被困在“全盘引进、一步跨越”的死胡同里不能自拔,不能客观公正的了解我国核电建设的现状,因而也就不可能找到什么机型才是今后我国核电发展的主力机型。笔者不无遗憾的说:客观事实并没有让张国宝真正吸取教训。他的思想已经太OUT了,这使笔者不禁想起2014年在批驳张国宝关于中核集团自主研发三代核电技术时给国家出难题的错误观点时写的一首诗:

国宝时发老年狂,玩权弄势过张扬。

崇洋唯上少正气,功过论定亦黄粱。

唐诗中有一双名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国宝局长一路走好!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