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从引进到出口 他们让中国核设施扎根非洲大漠
 

    阿尔及利亚,北非地中海边上的明珠。首都阿尔及尔以南240多公里的艾因乌塞拉高原,地处撒哈拉大沙漠边缘,方圆十几公里没有人烟,气候极其恶劣。

参加援阿重水研究堆设计和建设的部分同志合影

    即使是今天,从国内需经历两次飞行约31个小时后,才能抵达万里外的首都阿尔及尔。从阿尔及尔驱车出发,还要花5个多小时,才能抵达高原深处的比林核研究中心。沿途需要进山区,穿隧道,上高原,涉戈壁,可谓翻山越岭。

    从1987年至今,比林核研究中心已经存续31年。1982年,阿尔及利亚提出向我国购买研究堆的需求。设计重任由谁来承担,当时存在很多争议。经过权衡,熟悉101重水研究堆的历史和现状、具有大修改建实践经验的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成为援建阿重水研究堆反应堆的工艺设计单位。我国第一个大型核设施出口工程——871工程由此应运而生。

    1991年,作为技术骨干的原子能院高级工程师张文惠担任了871工程调试队运行队队长,和同事一起去往阿尔及利亚,为其建造15MW多用途重水研究堆——比林堆,又名和平堆。

    当时调试人员一般不能外出,活动范围就是用铁丝网围出来的厂区和生活区。那里的生活条件也很艰苦,因为路途远,货物运输周期长,一船货物都要走三个月。今年80岁的张文惠回忆,当时大家住在简易木板房,透风漏雨。房间虽然安装了窗式空调,但当地供电质量较差,停电是常事,空调一旦无法开启,板房内简直是酷热难当。

    除了生活上的困难,工程也并不是一帆风顺。尽管有国内的101堆作为参照,工程在推进过程中也时常水土不服。张文惠至今记得,调试期间,控制棒在水的冲刷下晃动,功率像波浪一样起伏不定,这会带来调节系统的磨损。但当地工业水平低,不能对工程提供任何技术支持。加上这是一项保密工程,设备制造厂的人员不允许到调试现场,这意味着调试过程中出现的所有问题,包括设备的缺陷和质量问题,都只能由调试队和安装分包商来解决。

    好在,花了并不长的时间,调试队就找到了问题所在——原来,由于一开始设计时找不到合适的不锈钢管材,就把控制棒和导管的间隙扩大了一倍,造成控制扰动量过大。最终,他们在控制棒的上下两头各加了一个环,以减小晃动量。

    自己动手建立酒精净化系统,也是在调试现场“逼出来的创新”。在充重水之前,工程人员需要使用约6立方米酒精,干燥整个重水系统。但阿尔及利亚是禁酒国家,买不到酒精。邻国摩洛哥倒是可以买到工业酒精,但不是分析纯酒精,用这样的酒精去干燥重水系统,又会腐蚀堆内壳。怎么办?调试队决定自己动手搞净化处理。

    因为没有净化酒精的经验,大家决定先做小实验确定方案,然后建成活性炭和混合树脂柱,用手摇泵做动力,在工棚中建立了“酒精净化系统”。6个人冒着酷暑干了一个星期,才将6立方米的酒精净化了一遍,经过检测,完全满足了重水系统的干燥要求。

    101重水研究堆是前苏联于1958年向我国提供的一座7000千瓦的重水型实验性反应堆。上世纪70年代初期,运行二十年后的101堆设备出现老化现象,冷却剂在堆内通道发生“漏流”。1972年,原子能院正式推进了反应堆的改建。在比林堆建造中,技术人员则设定了新目标:以101堆为原型,比101堆更先进。通过调研、实验,技术人员将工艺管插座改成了锆材,从技术上彻底解决101堆的冷却剂“漏流”问题。通过改进,比林堆功率比参照堆功率提高了50%,额定功率达到15MW。

    1992年,871工程竣工。这项工程为我国赢得了良好的国际信誉,被誉为“南南合作”的典范,并于1995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从引进苏联技术,到出口“中国方案”,在反应堆的发展之路上,我国并没有墨守成规、一成不变、止步不前,而是敢想、敢改、敢做,走出了一条真正属于自己的创新之路。

    白驹过隙,从1987年开始设计,至今已经31年过去了。由于部分系统、部件、设备老化,比林堆及其辅助设施又面临着升级改造的需求,原子能院一批批新的技术人员们又开始奔赴万里,与比林堆再续前缘。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