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我和忠诚有个约定|守卫核电站,书写最平凡的传奇
 

    远眺核电站和二跳岛。

    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滋润着位于东海之滨的晴川湾,海面上的渔船在薄雾中若隐若现,位于这里的福建宁德核电站,是我国第一个在海岛上建设的核电站。守卫在这里的是武警福建省总队宁德支队执勤二中队,中队与宁德核电站一同诞生,肩负着维护核电站安全生产和驻地群众安宁生活的神圣职责。

    “多希望这里还有人认识我!”执勤二中队原中队长谷大志回到自己的老中队,自言自语道。

    “来核电中队,一定要去二跳岛。”这是谷大志对每一名来核电中队的人说的话。二跳岛上似乎有核电中队的“前世今生”。

    在核电站旁边,有一个小岛,叫二跳岛,一个哨楼孤零零地伫立在上面,这是执勤二中队的战士们站岗的地方。太阳从海面升起,照亮了哨兵的脸,他已经纹丝不动地站了两个小时。前来换哨的战士带着一身风油精和花露水的味道接过哨兵手中的枪,脸对着核电站的方向开始了他新一天的工作——站岗。

    下哨的士兵走出哨楼,准备回中队,下了178个台阶离开了小岛。这178个坡度将近70度的台阶,是执勤二中队战士们每天上哨的必经之路,他们管这个叫“178高地”。这个名字是谷大志起的,没有硝烟的“178高地”,写满了孤独。

    “攻克”高地,从来风雨无阻。178个台阶每天上下哨数次,战士们的体能都练得很好。岛上缺水,需要定时抬水上去,扛着水桶爬台阶也成为了他们体能训练的一种。去年刮台风,哨楼顶上的顶棚吹掉了,中队长汪晓宾跟军械员,两人手脚并用,抓住栏杆,一路从台阶上爬到了哨位。

    下了二跳岛,走一段凹凸不平的小路,穿过只有哨兵可以进出的铁丝网大门,便到了核电站的核心区,在里面有一个中队的备勤点,第二天要执勤的战士们都住在这里,算一下战士们的执勤频率和时间,他们住在核电站备勤点的时间比在中队时间都要多。备勤点的门前整齐地摆着一排自行车,这可是战士们每天骑车上哨巡逻的交通工具。由于上哨路途遥远,路也不好走,骑自行车巡逻成了这里特有的方式。为了让新兵快速熟悉厂区路线,为独立上哨打基础,班长有时候会坐在新兵自行车的后座上指路,跟他一起去巡逻。两个哨兵,一辆车,朝着哨位骑去,这画面一度被战士们开玩笑评为中队“最浪漫的事”。


   

二跳岛上通往哨楼的178个台阶。

    从核电站出来,载着下哨士兵的执勤车盘旋上山,绕了几道弯才清晰地看到中队的大门,门岗上显赫写着两行字:哨位就是战场,执勤就是战斗。门岗哨兵精神饱满,纹丝不动。

    一栋四层楼,一个篮球场,这就是中队放眼可见的大小范围。从海上吹来的大风把国旗吹得哗哗响,风景真好,对于中队的官兵来说,这里像是一幢孤独的“海景房”。十年前,2009年的一个普通又平常的一天,谷大志带着17名官兵来到了核电站,一号机组刚开工,四周荒无人烟。他们也没有今天的这四层楼住,而是住在两个集装箱里。这两个集装箱成了驻训点,作为第一任主官,谷大志自然而然地被叫做“点长”。刚开始没有训练器材,战士们每天除了执勤,就只跑跑步。远离城市,远离喧嚣,面对高山大海和空地,他们常做的,便是对着大海发呆,“白天看海水,晚上听海风”。

    后来,集装箱后面建了7间平房,谷大志和战士们开始搬家。平房处在风口上,更接近海边,往后的岁月里,谷大志在这里吹了四年多的风,现在已是宁德支队宣传股股长的他说,对二中队的感情很深厚,就是不喜欢风。

    如今,他们住过的集装箱早已不见,那7间平房也夷为平地,中队新的营房伫立在山上,静静地俯视着核电站。谷大志说,他每次走到再也看不到的平房那里,都会对着空地给别人说,这里,是我们住过的地方。这里,是我们的青春。


    一号机组发电纪念模型。

    走进中队荣誉室,十年的历史不算悠久,但荣誉牌和奖状铺面了一面墙。在荣誉室中间,一个小小的“一号机组发电纪念模型”静静地放置在玻璃柜中,上面写着“2013年4月15日,宁德核电站一号机组投产发电纪念”。这个发电成功的纪念模型,就像特殊勋章一样,这是核电站送给二中队官兵们的一份特殊礼物。

    2012年底,宁德核电站进入第一台机组试运行准备的关键阶段。官兵承担了一项新的重要任务——核燃料存放点临时守卫。虽说成天在核电站站岗执勤,但实打实近距离接触“核老虎”,对官兵们来说还是第一次。

    核,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放射性物质。使用不慎,会给周边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造成重大损失。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惨痛教训,成为很多人心里都绕不开那份恐惧。1986年4月26日凌晨,前苏联乌克兰地区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的第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事故造成31人当场死亡,爆炸后的核能严重泄漏导致上万居民送命或致病。死亡的大部分是冲上前线灭火的消防员,几百名扔沙包的飞行员,几千名为了防止核渗漏加固核电站底部的矿工,几万名填埋和清理现场的军人……当日抢险的士兵更是用生命和健康为代价避免了核电站的二次爆炸。该事故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核电事故,切尔诺贝利城因此被废弃。

    刚开始守卫核燃料存放点,官兵们心里不免有些紧张。可偏偏这时候,当年第9号台风“苏拉”却马上要正面登陆宁德,中心附近最大风力将达到14级。紧急关头,中队和核电站共同商议任务方案,在核燃料存放点周边设置了三个临时哨位,指定全部由干部带哨,确保核燃料万无一失。

    核电站建设现场随即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方面核电站全体员工紧急撤离,另一方面中队官兵却全员调动,紧急协调钢筋、水泥、篷布等就便器材搭设临时岗亭。就在最后一颗螺丝被紧紧固定在地面上的时候,台风登陆了。

    狂风中,官兵们刚刚搭设完毕的晒衣场被掀翻,营区所有窗户上的玻璃被打破……看着艰苦创业得来的劳动成果被台风破坏殆尽,官兵们不为所动。面对临时岗亭疯狂舞动的篷布,噼啪作响的钢筋支架,他们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全力守卫核燃料,确保工程进度顺利推进!

    台风过后,满目疮痍。但官兵们用生命守护的核燃料却安然无恙。


    谷大志

    谷大志说:“我们没有做特别大的贡献,我们只是站岗执勤。但是,我们每天都守卫着整个核电站和几万建设者的安全。我们很普通,如果没有我们,就缺少了很多安全感。我们每天在这个岗位上执勤,实际上就是一种奉献,一种忠诚。”

    谷大志调走的那一天,他还在家里休假,抱着自己的小孩,通知让他第二天就去别的队报道。那一刻,他心里无比难受,没有好好告别就要走了。

    跟很多军人遇到的情况相似,谷大志的小孩从2013年出生到现在,只知道:谷大志是一个武警。他跟家人也是聚少离多,军嫂默默无闻地承受着家庭的一切。老婆是谷大志“骗”到手的,先娶了过来,才知道生活很困难。他说:“所有的军嫂都会跟身边的姑娘说一句,不要嫁给军人。我家属虽然‘发牢骚’,但是我有任务的时候,她总是很理解,希望我平安回来。因为,你的老公是军人。”

    这时候,在海边训练的战士们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回来了。他们在海边跑步时,涨潮的水打湿了他们的衣服。擒拿格斗,扛圆木,翻轮胎……训练的每一幕,都是年轻士兵该有的样子,也都有谷大志当年的模样。

    一个士兵从谷大志旁边经过,喊了一声“谷队”,谷大志看着士兵离开的背影笑开了花。

    “面朝大海并不是春暖花开”。看起来他们并没有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贡献,他们只是常年守卫在这个偏僻小岛上。他们目光如炬,他们沉默不语,但他们是世界上最平凡的传奇。

    (央广军事·解放军新闻传播中心融媒体出品)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