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彭士禄——风云往事 与核共舞
 

      彭士禄:核动力专家,无产阶级革命家彭湃的儿子,1958年从苏联回国后一直从事核动力的研究设计工作,曾任造船工业部副部长兼总工程师,水电部副部长、总工程师,大亚湾核电站总指挥,秦山二期核电站首任董事长。
彭士禄的家布置得简洁明快;浅色的地板,布艺的沙发,雅致而富有活力。不过屋里显眼位置摆放的两件物品却彰显了主人的与众不同:一个是一枚1米多高、海军赠送的舰用炮弹壳,另一个是一艘中国导弹战略核潜艇模型,这两件“装饰”物让人立刻把彭老和中国首任核潜艇总设计师的身份联系起来。
      彭老腿不好,行走时需要人搀扶,但精神矍烁,思维敏捷,回忆起往事依然滔滔不绝。他的只言片语,就将听者带入曾经与核共舞的风云往事。

“718”批示,毛主席为核潜艇提速

      1965年,核潜艇工程重新上马,彭士禄任工程的总工程师。这项工程涉及了23个省市2000家以上的科研、生产单位,系统庞大,调动复杂,任何一个环节上出问题,都会影响整个工程的进度。1967年8月,中央军委向各地下发特别公函:“核潜艇工程是伟大领袖毛主席批准的国防尖端工程,要求所有承担核潜艇研制工程项目的单位和人员群策群力、密切协同、排除万难,按时保质保量地完成各自的任务。”这是中央军委史上的第一份特别公函。
虽有尚方宝剑,但在“文革”期间,很多参与核潜艇工程的单位依然受到冲击,部分工厂停工,许多研制项目经有关部门进行协调仍然无法落实。比如设计制造核潜艇最重要的环节——陆上模式堆的建设,彭老1966年到达四川开始筹备,但直到1968年,筹建地还没挖坑开建,面对此景,身为总工程师的彭老心急如焚。最终问题反映到党中央毛主席那里。7月18日,毛主席批示:“请成都军区一名师级干部担任核动力基地工地军管会主任,增加军管人员,并抽调一个营的部队支援该基地建设。”
      在“718”批示之后,核潜艇工程加速建设,几十个实验室快速成立。
      1970年的8月,核潜艇陆上模式堆满功率运行;同年12月26日,毛主席77岁生日的那一天,在距离核潜艇工程重启仅仅6年时间后,我国第一艘核潜艇在造船厂下水。1974年8月1日,首制艇在葫芦岛举行交接依式,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大将出席,首制艇被中央军委主命名为“长征一号”,正式列入海军战斗系列,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5个拥有核潜艇的国家。

“728”工程 力挽狂澜压下熔盐堆

      1970年2月8日,一个注定要载入中国核电史的日子。这一天,周思来总理到上海视察,上海市领导向周总理汇报,华东地区缺电,希望建核电站。总理思索片刻回答:“建核电站怎么样?核工业不但要搞爆炸,还要搞发电。”总理的这几句话打开了中国和平利用核能的大门,随后上海成立“728”工程领导小组,以此为界,中国核电大幕正式拉开。
      1972年夏天,身为719所(船舶设计研究院)副所长的彭老出差上海,被邀请参加“728”工程的一场讨论会,商讨中国未来核电站堆型的选择问题。
会上,负责“728”工作的一些人对熔盐堆进行了重点推荐。当时,熔盐堆的科研工作正在西方国家轰轰烈烈地展开,新资料层出不穷,若不加判断,会感觉未来的一种反应堆已经来到人们面前。
      听完汇报之后,彭老站起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熔盐堆所需固态冷却剂的加热启动很复杂,如何启动?它能否停堆修理,如何避免停堆后熔盐固化?能否进行在役检查?抛出这一连串的几个问题之后,彭老又讲了压水堆的好处,还说中国核潜艇已经下海,用的就是压水堆虽然功率小,但和电站的原理一样,建议将“728”的堆型改为压水堆。
      彭老刚说完,整个会场掌声如潮。原来,大多数的科研骨干人员都希望选择压水堆,只是当时掌权的人不懂技术,在“文革”高潮的历史背景下,一个技术问题往往被冠以“选先进还是选落后”的政治帽子,真正搞科研的人不敢说话。
      就在讨论过后的第二年,美国以及其他西方国家相继宣布停止熔盐堆的研制,而压水堆则成为我国第一个核电站——秦山核电站的堆型,服役至为今。
      那次会议上,若不是彭老力挽狂澜,中国核电还要走很多弯路。

大亚湾工程,“彭拍板”提出“快”与“算”

      彭老的工作离不开“快”字,研制核潜艇时如此,核电建设时同样如此。1982年,彭老调任水电部任副部长兼广东省委常委和大亚湾核电筹建总指挥。初到时,大亚湾核电站最后的厂址还未确定,彭老到来后两个月内确定了厂址,接下来是搬迁、修路以及场地的“三通一平”。
      在大亚湾的建设中,彭老率先提出了进度控制、投资控制、质量控制这三大控制,并全力推进建设进度。彭老的这个“快”的理念在当时有很多人不理解,有些人甚至说彭老违反了基建规程。不过彭老顶住了压力,他认为如果不快、不先干出来,那什么都是妄谈。在大亚湾,彭老有句名言就是:“咱们每耽误一天,就会损失100万美元,节省下来的钱,咱们发奖金多好。”
      在这样的理念下,1984年4月2日,彭老主持工作一年后,大亚湾就已经开始平整土地了,速度之快,让当时的法国同行都很吃惊。彭老的“快”字在1986年时看出了成效,那年苏联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切尔诺贝利事件,世界上的很多核电站下马,如果当时不是彭老“大干快上”,大亚湾也许就成了诸多下马核电站中的一个。
      除了“快”,彭老还喜欢“算”,作为一名工程技术人员,他会把每个项目涉及到的参数、数据算得清清楚楚,然后用这些数据做决策。彭老说,别人叫他“彭拍板”,其实他每次拍板之前都有大量的数据作为支撑,主要数据,都是他亲自演算得来,他从没有凭空猜测来做决策。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