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中核集团将与泰拉能源签署第四代核电厂协议
 

  盖茨“六年磨一剑” 中核集团将与泰拉能源签署第四代核电厂协议

  本报记者 王尔德 北京报道

  中国核工业集团(以下简称“中核集团”)将与美国泰拉能源公司(以下简称“泰拉能源”)签署第四代核电厂开发协议。

  9月22日,美国前任驻华大使、华盛顿州前任州长骆家辉(Gary Locke)在西雅图波音佩恩机场迎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到访仪式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公开透露,这次习近平率领的中国代表团与华盛顿州将签署众多经贸协议,其中最令人注目的是两国企业将在华盛顿州共同建立一个新一代核能发电厂。

  早在9月20日,商务部网站发布消息称,9月21-24日,在“中国省与美国州贸易投资合作工作组”框架下,中国商务部将在美国组织举办4场贸易投资促进活动,其中将与美国华盛顿州政府在西雅图市联合举办中美省州经贸合作研讨会,美国商务部为支持单位。在这次研讨会上,泰拉能源将与中核集团签署第四代核电厂开发及商业化合作协议。

  “具体在哪里建、怎么建、何时建等一系列操作层面的问题,目前尚无最后确定。”中核集团的一位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介绍。

  泰拉能源曾公开表示,计划于2018-2022年间建设一座600MW的行波堆核电站,21世纪20年代后期再建一座更大的1150MW的行波堆核电站。

  何为第四代核电站?

  公开资料显示,泰拉能源成立于2006年,位于华盛顿州的Bellevue(贝尔维尤)。该公司由比尔·盖茨参与投资创立,并亲自担任董事长,其联合创始人之一是微软[微博]前CTO Nathan Myhrvold,主要致力于研发一种新的核电技术——Traveling Wave Reactor(以下简称“行波堆”)。

  盖茨此前在接受《中国核工业》杂志专访时公开解释,“泰拉能源的目标是开发一种更高标准的新技术,以减轻对于安全问题和核武器扩散的担忧。核能现在已经是非常非常安全的,但是我们相信泰拉公司提出的这种设计方案能使得核能更加安全。”

  实际上,“行波堆”作为一种理论,早在1958年由物理学家范伯格提出,后来Intellectual Ventures公司获得了该技术的专利。传统核反应堆都需要添加核燃料并产生核废料,“行波堆”却可以直接利用核废料进行再焚烧。“行波堆”在形成核裂变后,推动中子往复燃烧,形成行波状,因此得名。

  与其他四代核电技术相比,“行波堆”甚至可以直接利用废弃的铀以及只需简单转化的核废料,完全封闭运行100年。它因此被称为“第四代”或者“四代半”技术,亦有人称之为“第五代”技术。

  “目前,国际上一般认为,包括快堆、高温气冷堆和行波堆在内一共六种技术都属于第四代核电技术,但目前还没有一个完全成熟的技术,需要进一步解决其技术性、经济性和安全性等问题。” 中国工程院院士周永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

  盖茨提出,“‘行波堆’依赖于自然的物理定律,能够缓解类似于福岛核事故那样的严重后果。它可以有效地使用廉价的燃料。它减少了对于铀浓缩和乏燃料处理的需要,并简化了燃料循环。这些特点使得将铀转化为可用于核武器的材料变得尤其困难。我们把所有的这些视为行波堆的优点,并因之得到很多人的认同而深受鼓舞。”

  “出于对如何处理和储存核废料的担忧,我们需要寻找新的方法以减少核废料的产生,并开发出更好的贮存和处置核废料的方式。在未来的20年,所有这一切都是非常可行和有必要的,我们相信泰拉能源的设计可以解决这些问题,并可在未来十年付诸实践。”盖茨指出。

  “这一技术本质上就是钠冷快堆技术,现在还停留在概念阶段,其效果还有待检验。” “快堆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核集团快堆首席专家徐銤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盖茨“六年磨一剑”

  由于这是一项全新的带有实验性质的技术,盖茨为了找到一个可以进行商业化实验的空间,在世界各地四处活动,但进展并不顺利。

  “据我所知,法国、日本、印度和韩国等国都先后拒绝了其合作要求。”徐銤分析。

  一位不愿具名的核电专家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不少国家拒绝泰拉能源,一个主要原因是因为其电力消费新增需求相对较小,不再需要新建大的电源工程项目,单靠小的新能源项目就可以满足,而核电项目装机规模比较大,投资也很大,需要较强的资金能力。”

  “中国的新增电力需求相对较大,未来能源的清洁化在很大程度上主要靠核电,核电的技术类型也比较多,在综合考虑下,最终选择愿意与之合作,进行实验。”前述专家指出,盖茨为了寻求中国的合作,已经努力了近6年。

  早在2009年11月5日,盖茨首次为“行波堆”专程来中国,前往中核集团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了解中国实验快堆的情况。

  他此行见到了时任国家能源局局长的张国宝和时任中核集团科技委副主任黄国俊以及时任国家核电董事长王炳华。最终,泰拉能源与国家核电签订了一份备忘录,就“行波堆”和其他先进核能技术开展技术交流与协作,并“推动双方企业和中美两国在核能领域的进一步合作”。随后,泰拉能源向国家能源局提交了一份合作计划建议书。

  其后,双方互动愈发频繁。今年2月9日,他以泰拉能源创始人兼董事长的身份在北京与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努尔·白克力就全球核能发展、中美行波堆合作等事宜深入交换了意见。同日,盖茨还与中核集团董事长孙勤进行接触。第二天,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努尔·白克力的陪同下接见了盖茨。

  中核酝酿第四代“快堆”核电站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盖茨选择与中核集团合作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核集团在中国核电(9.07, 0.13, 1.45%)技术研发领域实力最强,目前正在筹建一个在理念上与行波堆非常相似的第四代“快堆”核电示范项目,即福建霞浦快堆核电示范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 该示范项目计划在2017年底投入建设。项目功率为60万千瓦,目前正在进行相关招标。它有望成为中国首个快堆核电示范工程项目。

  “这是我国一个大型快堆的模式堆,还不算正式的商业化核电站。”周永茂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等这个模式堆实验运行一段时间之后,根据运行结果,我们才能进一步研究设计商业化快堆电站。”

  从历史来看,我国的快堆研究起步于上世纪60年代中期,1987年被列入国家高技术发展计划。1995年,国家批准立项开展快堆工程设计和建造。2010年7月21日,中国实验快堆实现首次核临界,2011年7月22日完成40%功率并网发电24小时的预定目标。

  2014年12月18日17时,该实现快堆首次实现满功率稳定运行72小时,其主要工艺参数和安全性能指标达到设计要求,标志这一重大科学实验设施设计性能得到验证。截至2015年6月30日,该快堆累计发电415.145万千瓦时,上网电量276.408万千瓦时。

  此外,早在2011年,福建发改委曾经发布消息称,中国广东核电集团有限公司近日与厦门大学[微博]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行波堆合作研发、清洁能源研究开发新材料研究应用等方面开展合作,共同争取实现打造中国品牌的行波快堆核电技术,在福建推进并实现建设世界首台行波快堆核电机组。

  多数受访专家认为,第四代核电技术商业化之路依然漫长,需要解决安全性与经济性的平衡等诸多问题,至少要花二三十年的时间。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