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彭士禄院士与中国核事业
 

      时间:2011年9月7日11:00

      嘉宾:中国工程院院士 彭士禄

      简介:他是中国第一艘核潜艇总设计师,他被外国报刊誉为“中国核潜艇之父”他的同事叫他“彭大胆”、“彭拍板”。几十年来,他一丝不苟的态度,勇于探索的精神不断推动着中国核事业的发展。

  • 中国网: 大家好,这里是中国访谈,世界对话,很高兴今天我们邀请到彭士禄院士接受我们的采访。 彭院士,您好,您被称为中国的“核动力之父”,您怎么看待这样的荣誉,这样的称呼?
  • 彭士禄: 作为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作为一个共产党员,国家交给你的 任务,对我来说,只有尽全力把它做好,没有什么之父之说。要说之父,那我们的周总理,我们的聂帅,他们才是之父,他们给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后勤保障。我们搞 科技的人只是尽力尽责地去做。所以,之父之说不应该安在我头上,要安就安在周总理、聂荣臻元帅身上。
  • 中国网: 您现在的日常生活是怎样的,会不会在家里看看报纸,看电视,上网?
  • 彭士禄: 我这个人,开个玩笑,一生当中有“三个夫人”,第一个夫人是核动力实验,第二个夫人是烟酒茶,第三个夫人才是真正的夫人。我夫人提出抗议,她说我怎么能排第三呢?应该排第二嘛。我为了和谐,不要吵架,烟酒茶就只好让位,我说那你排第二吧。
  • 中国网: 年轻的时候,我们都喜欢憧憬未来,可是等上年纪后,就开始回忆过去,您现在在脑海中经常闪现的是哪些片段,是8岁的时候被投入牢狱,还是在延安、在莫斯科 的日子,还是一生为之奉献的核电站核潜艇事业?
  • 彭士禄: 怎么讲呢这个事,我主要从小的时候,出生就很苦,到处流浪,吃百 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长大的。所以小的时候没有读过什么书,我的语文水平很差,我读一年级之后,就上五年级,我考第一名,可是语文不及格,校长说,我 当那么多年校长,没有看到考第一名的人,还有语文不及格的。
  • 中国网: 总分第一名,语文没及格?
  • 彭士禄: 是的,学校说从来没碰到这么个学生。所以我不善于语言表达,比较内向。过去恐怖时代,老要搬家,所以性格比较孤僻。
  • 中国网: 您60年代研制核潜艇的时候,国家的条件非常得差,当时是什么样的状况,面临哪些困难,您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 彭士禄: 咱们解放之后,苏联援助我们156项,代价不小啊。那时候我们没 有钱,猪肉、水果一盒一盒往那运,还债嘛。那时候就说,能不能增加一项——核潜艇。他们就不干,说搞核潜艇太复杂,你们搞不了,要不搞两个舰队吧。所以毛 主席就提出来,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文化大革命的时候,部领导叫我做这项工作。那时候我们都是“臭老九”啊,我们都能够干出来,不容易!那时候聂荣臻 元帅非常支持我们的工作,动员了二十个同事,两千多间工厂做这个事情。我被“逼”上台,也就没办法。当然我贡献最大的不是研制核潜艇,我烟酒茶交的税最 多,烟、酒、茶。
  • 中国网: 您说,喜欢烟酒茶,是不是因为工作压力太大了,希望通过抽点烟,喝点酒缓解一下工作压力?
  • 彭士禄: 这不奇怪,我的朋友多,烟酒茶对我有好处,烟酒茶是交朋友最好的手段。
  • 中国网: 主要是为了交朋友。除了烟酒茶,您最离不开的还是您的夫人玛莎老师,不知道您二老现在在生活中,有什么兴趣爱好,平时生活中,有哪些兴趣爱好呢?
  • 彭士禄: 现在年纪都大了,能够不要给领导添什么麻烦,经常和朋友在一起聊聊天,过好我们的晚年就可以了。
  • 中国网: 彭老,我们都知道您是中国核潜艇的总设计师,也为中国国防军事事 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前不久中国的第一艘航母已经试水成功,这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您怎么看待我国第一艘航母在世界面前的亮相?而且,我们也知 道,美国核动力航母数量相当于世界其它国家核动力航母数量的总和。您从专业角度看核动力航母研发也是未来发展的重点领域呢?
  • 彭士禄: 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长的海岸线,没有航母不行,我们要研究。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必须要有航母,等航母形成战斗群,要养一个航 母,没有十几条其它的舰艇保护它是不成的,包括潜艇在内。所以核动力潜艇很重要。 那么现在为什么我们核电站搞出来了,核潜艇搞出来了,为什么不搞 核动力航母呢?这是第二步必然要走的,搞核动力航母,第一步是做实验嘛,这都是毛泽东讲的。人家有,我们没有不成,但不能靠它吃饭,所以现在要搞常规动力 航母。因为核电站、核潜艇都搞出来了,搞个核动力航母我们技术没问题啊。
  • 中国网: 跟您合作过的人给您起了两个外号,一个叫彭大胆,一个叫彭拍板,当时是怎样的情况下,给您起了这样的外号,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称呼?
  • 彭士禄: 搞科学研究,最重要要讲数据,没有数据不要跟我讨论这个问题,那 么一个数字争来争去,吵来吵去,民主是对的,但不能老犹豫不决。我就是专门搞数据出身的,都讲数据。所以,吵完了我就拍板了。我负责,错了,我就完全负 责,对了,功劳归你们。你们可以大胆给我吵架,但最后我说了算,所以,都叫我“彭拍板”,“彭大胆”。
  • 中国网: 您主持过两个核电站的建设,就在前不久,日本核电站发生爆炸,出现泄露事故,在全球对核电事业的安全方面,引起了大家的担心和隐忧,您怎么看这个事件?您觉得未来我们国家在核电安全使用方面是不是也会有新的探索好开拓呢?
  • 彭士禄: 日本发生这个事故的核反应堆,和我们国家的堆形不一样,他们是浮水堆,我们是压水堆。在压力容器底下,不能开任何孔,过到浮水堆底下开几十个孔,这是一个 问题,堆形不一样。 当然,世界上没有绝对安全的东西,我们作为总设计师,一定在事故 发生之后把安全问题减到最低程度,这是我们能做到的。办法只有两个,第一个是安全壳要做得很结实,要用高强度水泥来做,要做到里面发生事故了,肉都烂在锅 里就完了嘛。用高强度水泥来做安全壳,发生事故它自然就烂在锅里,跑不出来就完了嘛。 第二,废水要天天处理,不要积累,这里就得用水泥固化,固化之后把它运走。这是两个很简单的问题。所以不可怕的。不要有废水,不要存,用水泥固化就完了, 就这么很简单的事,它不可怕的。
  • 中国网: 您童年的成长经历非常坎坷,搬了很多次家,爱很多地方漂泊过,到了这个年纪,怎么去回忆您过去的童年时光,童年对以后的成长有怎样的影响?
  • 彭士禄: 这个我就很难讲了。我三岁的时候母亲牺牲了,四岁的时候父亲牺 牲,我都没见过面,一点印象都没有。那就到处流浪呗,那时候国民党“五户两保”,两个礼拜就要搬一次家,所以小的时候很多父母养我,养得我的性格比较孤 僻,每两个礼拜就要搬一次家,重新认识一个爸爸妈妈。所以我童年的时候,真正的是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的孩子。所有这些有一个好处,锻炼了我的性 格,非常善良,对老百姓非常感恩。但我也养成了不好的习惯,太孤僻了。
  • 中国网: 您刚才讲童年的时候,说家里的亲人非常少,平常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也比较短,所以玛莎出现在您事业当中的时候,是不是感受到了强烈的爱,从她身上得到了更多的感情呢?
  • 彭士禄: 我们家里非常和睦,我要感谢玛莎对我的爱,她比我小九岁,我把她当小妹看待,什么都得让着点,像个老大哥一样的。
  • 中国网: 彭院士,您在家里是您做主,还是玛莎老师作主?
  • 彭士禄: 她做主!她做主!我在家里排老六。
  • 彭士禄: 我的夫人排老大,我的女儿排老二,我的外孙女排老三,我的保姆排老四,我的女婿排老五,我排老六,我们家是这样排队的(笑)。我的护工排老七。
  • 彭士禄: 我排的。我甘当老六,不要当老大,在家里。
  • 中国网: 如果把您本人比作一艘核潜艇的话,您觉得,您是这艘潜艇的哪个部分?一直驱动着您不断地位祖国的核动力事业做出贡献的源动力是什么?
  • 彭士禄: 我当个螺丝钉就行了。因为国家交给我们的任务,核潜艇让我当总设计师,我一定要尽到我的责任,再大的困难也要搞出来,我觉得我擅长搞技术,要我同意就得拿数据,没有数据不成。平时可以你好我好,喝酒喝茶,但工作不能耽搁。
  • 中国网: 有些人称您为“拓荒者”,说您胆子大,您性格中是不是喜欢冒险呢富于探索呢?有人说,搞科研的人,有时确实需要一些冒险的精神,您怎么看?
  • 彭士禄: 我这个性格,所以人家叫我“彭大胆”,“彭拍板”,因为我心中都 有数,我有数据,没有数据怎么敢拍板呢,谁也不敢拍板。我们做实验驱动的时候,有两个工程师跑到军管会那里告状,说我们的动力只发挥了70%的功率。结果 军管会听到了就着急了,就问我们,给我电话,叫我马上到他办公室那里,我跑到他们那里,有两个工程师先跟他讲,我们的核动力基本上开70%的功率,我在那 儿听。军管会的同志说,老彭,怎么搞的,我们忠于毛主席,怎么只有70%啊?他说了70%,我说是115%,一开始的时候。现在有没有提高到实践,实践是 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说到这个程度了,就开吧,把它启动起来吧。结果启动起来是115%,他就放松了。所以我们大胆也好,还是准备也好,我都用数据讲 话,真的没什么问题就做实验。所以人家说我彭大胆,我都是用数据讲话。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