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忆童年——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人民网 刘然 摄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人民网刘然摄
忆童年——吃百家饭、穿百家衣、姓百家姓

      看着面前总是笑意盈盈的86岁老人,很难想象他的童年如此颠沛流离。

      彭士禄的父亲是曾被毛主席誉为“中国农民运动大王”的彭湃,他领导创建了全国第一个苏维埃工农政权,是中国共产党早期农民运动的主要领 导人之一,后因被叛徒出卖,牺牲时年仅33岁。彭士禄的母亲蔡素屏也是一位革命家。三岁丧母、四岁丧父使年少的彭士禄对于双亲没有更多的印象,记忆最深的 就是“父亲是个大人物,全家都要为他隐姓埋名。”在双亲牺牲后,彭士禄为了躲避国民党的“斩草除根”,被辗转送到二十多户百姓家里寄养,“我是吃百家饭、 穿百家衣、姓百家姓长大的。”彭士禄回忆说,那段时间“见到年纪大的就喊爸爸妈妈,年纪小的就喊哥哥姐姐”。

      1933年,由于叛徒出卖,8岁得彭士禄被国民党政府作为“小政治犯”抓捕入狱,先后被押入潮安县监狱、汕头石炮台监狱、广州感化 院,1935年他被短暂释放后再度被捕。但庆幸的是,这次他被爱国民主人士陈卓凡营救,此后,彭士禄跟随祖母,在圣约瑟英文书院读小学。

      童年的坎坷经历,使少年彭士禄并不开朗,“小时候我很内向,不会说话,语文成绩不好”,但天生的聪颖让他的学习成绩十分出色,五年级时,他考了全年级的总分第一,但是语文却不及格,校长拿着成绩单大呼,这样的学生真是前所未见。

      也许是骨子里的革命血液,让年仅十二岁的彭士禄独自寻找并加入了革命队伍,直到1940年,周恩来总理才找到了彭士禄,15岁的彭士禄才被送往延安学习生活。

      核潜艇——没用外国的一颗螺丝

      彭士禄是我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主持了核动力装置的扩大初步设计和施工设计,解决了重大技术关键,核潜艇研制生产中的许多重大问题 都是由他拍板决定的。但当记者提到“潜艇核动力之父”的字眼时,彭士禄却连连摆手“‘潜艇核动力之父’这个名号不该安在我头上,应该给周总理、聂元帅。” “我就是一个螺丝钉。”

      1951年,彭士禄被派往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学习化工机械,成绩十分优异。1956年的一天,当时正在苏联访问的国防部副部长陈赓将他 召到大使馆,并告诉他,中央已经决定,选一批留学生改行学习原子能核动力专业,并问他:“你愿意改行吗?”彭士禄坚定地回答:“只要祖国需要,我当然愿 意。”自此之后,核动力事业便成为了他的“第一夫人”,和他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的第一代常规潜艇都是由苏方提供图纸、设备、材料,甚至专家督导的,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破裂,苏方拒绝提供任何资料。在这种情况下,毛主席毅然决定“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1962年,彭士禄开始主持潜艇核动力装置的论证和前期开发。当时,中国在核潜艇建造方面所掌握的知识近乎为零,建造人员有学化工的、 有学电的、有仪表的,但大多数人不懂核,搞核潜艇全靠“自教自学”。这样的情况下,无论在设计还是建造过程中,技术方面的激烈争论就成了家常便饭。彭士禄 回忆当年时说,“当时各种争论实在太多了,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常常对研制人员说,不要吵,做实验,用实验结果来说话。根据实验结果我来签字,我负 责!”而也因为他的办事果决、敢于负责、敢于拍板,得到了整个团队的爱戴,彭士禄被同事亲切称为“彭大胆”、“彭拍板”。原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总工程师 黄士鉴也表示,他最佩服这位老领导,“他做事从来都是亲力亲为,晚上最晚关灯睡觉。在决策中就是用数据说话,从事业出发,不考虑个人利益,不推诿责任。跟 他干活,心里非常爽快。”

      在我国核潜艇事业热火朝天的时候,“文革”开始了。1966年,工厂和科研单位相继陷入混乱,核潜艇研制工作面临中断的危险。1967 年8月,聂荣臻元帅签字,中央军委发出“特别公函”: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冲击研究生产现场,不得以任何借口停工、停产,必须保质保量按时完成任务。彭士 禄上任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基地副总工程师、技术总负责人。核潜艇研制开始恢复。彭士禄在记者面前多次感叹,“核潜艇能搞成功,主要是周总理和聂元帅的工作做 得好啊!”

      为了祖国的第一艘核潜艇,彭士禄将家庭、亲人、病痛都深深藏在了心底。

      虽然试验在周总理等的关怀下顺利进行,但“四人帮”却不肯放过彭士禄一家。他的父亲彭湃被捏造材料打成“大叛徒”;他96岁高龄的祖 母,为中国革命事业献出6个儿子、儿媳的老人被投入监狱;他的亲弟弟彭洪被迫害致死;他的堂弟被“造反派”割下头颅悬在海丰城头示众……

      他的妻子患有风湿性心脏病,但为了支持他工作,来到常年潮湿的山沟;8岁女儿突患肝炎,夫妇俩却不能守护;10岁的儿子一个人洗澡,不慎被碎玻璃扎脚,缝了11针,至今大脚趾不能自由弯曲……

      在一次现场调试时,剧烈的胃疼让他汗湿了全身,医生诊断为急性胃穿孔。在工地现场的手术中,医生还心疼地发现,他的胃上已有一个穿孔后自愈的伤疤。彭士禄的胃在这次手术中被切除了四分之三……

      1970年8月30日18时30分,指挥长何谦噙着热泪宣布:核潜艇主机达到满功率转数,相应反应堆功率达99%。1971年,核潜艇 首航。彭士禄和他的同事们用6年得心血和智慧铸就了一段从无到有的核动力传奇,为中国人扬眉吐气。1979年,彭士禄被任命为中国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

      核电站——股份制、招投标

      彭士禄在同事的眼中是个非常有前瞻性的人。原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总工程师黄士鉴这样形容彭士禄:“他做的事当时都很少有人做,但经过一段时间后,大家就非常佩服他能有这样的想法和魄力。”

      继秦山核电站之后,我国启动了大亚湾核电站建设项目。大亚湾项目作为我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大项目,价值20亿美金,彭士禄被任命为该项目 总指挥。在大亚湾项目中,彭士禄很早就提出了“时间就是金钱”的理念;并验算了法国核电的主要参数;特别强调要严格贯彻落实三大控制——质量控制、进度控 制、投资控制。这套管理思路在中国核电站建设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1986年,彭士禄调任核工业部副部长,负责秦山二期筹建工作。项目建设中,彭士禄坚持实行董事会制度。当时我国《公司法》还未出台, 他说服安徽省、浙江省、江苏省和上海市一起投资,后来,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华东电力公司与这三省一市共同出资,成立了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他被任命为秦 山二期董事长,这个董事会的运作规范,为项目后来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彭士禄也是将招投标制度引入核电工程的第一人。“在大部分人还习惯在计划经济的时候,作为一个部级领导,能坚持招投标这样的理念确实需 要勇气。”中核集团科技委常委张禄庆回忆说,当时虽然遇到了很大阻力,但因为彭士禄的坚持,最后秦山二期的设备订货、设计工程全部实行了招投标制。而历史 证明,工程招投标趋势是一种必然,彭士禄又走在了前面。

      人生如酒越品越香

      虽然已经86岁了,但彭士禄在记者们面前的答问却很有逻辑、思路清晰。聊起他的夫人,他深情地表示:“谢谢玛莎(夫人留苏时的俄文名 字)给我的爱。”当他回忆和玛莎的初次相见,笑意就一直挂在嘴边。“在苏联学习时,有新同学过来,作为团支部书记,我就去接他们,而玛莎就在其中,我对玛 莎一见倾心,就开始主动追求了。”谈到现在的家庭生活,他又表现出孩子般的调皮:“我在家只能排老六。老婆排第一、女儿第二、外孙女第三、保姆第四、女婿 第五,护工第七。”后来,张禄庆告诉我们,彭士禄现和女儿一家住在一起,而他也将平时照顾他的保姆和护工夫妇当成亲人,所以才会有了这样的家庭顺序。

      在彭士禄家的小区,邻居们经常能看到彭士禄这对老夫妇的身影,他们至今还经常在附近的酒馆买一瓶啤酒小酌。很多住户都不知道,原来这位 为人爽朗、爱好烟酒的老人竟然是共和国的大功臣。虽然爱喝酒,但他却从没因酒误事。黄士鉴回忆说,“以前彭士禄几乎三顿饭都要有酒,因为怕影响工作,就把 早上的酒戒掉了。一次中午饮完酒下午有些犯困,他就决定中午也不再喝酒了。”

      采访临近尾声,有记者问他自认为最大的贡献是什么,他笑称,“一辈子对国家最大的贡献是买烟酒茶时交的税。”而此时,我脑中却回想到他的另一句话:“我只是祖国的一颗螺丝钉。”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人民网 刘然 摄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人民网 刘然 摄

中国工程院院士彭士禄。人民网 刘然 摄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2)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