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中国工程院土、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首任董事长
 

                                                                                                                                 ------彭士禄访谈录
 

        彭士禄,核动力工程专家,1994年当选为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系中国农民运动先导者、革命烈士彭湃之子。1940年被送到延安,并在延安读书和工作,后又在阜平、石家庄等地工作。1951年赴苏联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学习化工机械。19 5 6年毕业后,鉴于当时中国发展原子能事业的需要,即被选人莫斯科动力学院核动力装置专业进修,1958年4月回国,曾先后任原子能所核动力研究室副主任,核潜艇总体设计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副所长,国防科工委核潜艇总设计师,第六机械工业部副部长、总工程师,水力电力部副部长、总工程师,大亚湾核电站首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核工业部总工程师。1989—1992年担任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首届董事长。现为中核集团公司顾问。在大亚湾任职期间,从管理学角度,他首次提出了核电建设“三大控制”的概念。在任秦山二期董事长期间,首先提出“以我为主、中外合作”的方针,被中央采纳。该方针成为以后指导中国核电发展的主导方针。

       1986年,时任广东大亚湾核电站总指挥的彭士禄调任中核总任总工程师,负责秦山二期的筹建工作。据泰山二期第一任总经理于洪福讲,彭老总在秦山二期任董事长期间有三大贡献:一是选点,确定了在杨柳山建秦山二期;二是提出了股份制,建立了董事会制度;三是进行了初步设计,亲自计算了核电站主参数,为秦山二期的创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彭总说,那时还不叫秦山二期。1986年,中核总开始筹备核电站的建设,以核二院为基础成立了核电工程公司,我调来之后任董事长,吕德贤任总经理。当时是决定引进外国的核电站,与日本、德国谈了一年多没有谈成。之后,赶上1989年春夏之交的政治风波,西方发达国家开始对中国实行制裁,谈判无法进行下去。我觉得光靠外国不是办法,就给李鹏总理写了一封信。在信上提出,我们有技术,要“以我为主,中外合作”建设核电站。而且只能搞60万千瓦,因为在当时国力还不能搞90万千瓦或百万千瓦级。李鹏表示同意。后来就确定搞60万千瓦,自力更生、以我为主来设计建设二期核电站。

  1990年,核电建设方针定下来以后,就开始选点。不少同志认为,60万千瓦核电站还是建在秦山好。具体是在秦山一期的边上,还是在秦山旁边的杨柳山?彭总带一批专家到现场认真踏勘后,认为还是建在杨柳山好。厂址确定以后,对外就叫秦山二期。 
   彭总说,定点之后,项目开始上马。我首先坚持要建立董事会制度,参考大亚湾的运作模式运作。当时在核工业系统内,甚至在全国,秦山二期最先引入股份制,建立了董事会制度。当时《公司法》还没有出台。为了募集资金,我带着一班人,一个星期马不停蹄地跑了三省一市,说服安徽省、浙江省、江苏省和上海市一起来投资。后来,中国核工业总公司、华东电力公司,与三省一市共同出资,成立了核电秦山联营有限公司。中核总党组任命我为秦山二期的董事长。二期的董事会运作很正规,为二期以后的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建设核电站有许多主参数需要计算。主参数中又分一级、二级、三级等若干级。秦山二期一级主参数有100多个,全部都是由彭总计算出来的。有人说他是董事长干了总工程师的活。10 0多个主参数的计算,只用了一个星期,而且全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就完成了。


       彭总还列出了设计、设备订货制造、土建。安装、调试等一级进度计划表。99个项目全部用文字编写,每个项目都列了详细的计划表,并交给核二院的有关同志,请看有没有问题。核二院的专家们复查后,认为全部的接口都接上了,没有任何纰漏。后来,美国西屋公司的专家看了这个计划表也认为制定得很科学。几十页材料,仅利用晚上的时间,个把月就完成了。采访时我们看到了当年彭总保存的部分资料,不难看出,工工整整、密密麻麻的几十页计算数字,浸透着彭总的不少心血。


        彭总也是首次把招投标制引入核电工程建的。彭总说,对于设计和制造,我坚决主张实行招投标制,这在当时遇到了很大的阻力。一些同志仍按计划经济时期的做法主张设备要定点生产,我们争论得很厉害。最后,我拍板,坚持设备、订货实行招投标制,设计由谁来做也全部实行招投标制,标的由我出。设计分成几个标段,每个标段的标的设计都非常清楚,一笔帐也不漏。招标实行公开公正的原则,一开标,大家都很满意。招投标制解决了靠拉关系争项目的不良现象,充分发挥了各个参建单位的特长,核二院就是通过招标争得了总包院的地位。实践证明,当时这一做法是正确的。在当时实行招投标制,也得罪了一些人。由于我干事件于急,看准的,就拍板决定,所以从搞核潜艇后,人家背后就叫我“彭拍板”。


        彭总最后说,搞任何一项核电工程,我们既要懂设计,又要懂经济,还要懂辩证法。不懂设计,我们就不能自力更生、以我为主建设核电站;不懂经济,核电站延误一天,损失多少,你心里就没数;还要懂辩证法,否则你就管不好这个工程。
      消息来源:《核电潮》  作者:沉香       杨志平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