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中国第一艘核潜艇总设计师彭士禄访谈录
 

        1954年1月21日, 这个日子因为世界上第一艘核动力驱驶的钢铁“ 巨鲸” 一一核潜艇的首次亮相而被人们所深深铭记。然而, 更令世人惊讶的是, 仅仅过了17年, 中国就拥有了一艘自己研制的核潜艇。这艘核潜艇的总设计师就是彭士禄。

        彭士禄, 革命先烈彭湃之子, 年毕业于苏联莫斯科化工机械学院, 1958年毕业于莫斯科动力学院核动力专业, 回国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原子能研究所, 开始从事核动力研究工作。年他任七院中国舰船研究设计院核动力研究所副总工程师年转并到核工业部二院二部任副总工程师, 年月到年月任核潜艇陆上模式堆基地副总工程师, 年月到, 年月任核潜艇总体设计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 年起任七院副院长, 随后任六机部副部长兼总工程师, 年, 调任水电部副部长、总工程师, 组织筹建大亚湾核电站的前期工作。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为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顾问。

“ 你共安下来、钻进去、入了迷”

        中国的第一代常规潜艇都是按中苏“ 互助协定” , 由前苏联提供图纸、材料、设备, 甚至派出专家来指导监制的。彭老在采访中谈到, 后来由于中苏关系破裂, 核潜艇从设计到建造完全是由我国自主完成的, “ 没有用外国的一颗螺丝钉” 。

       1962年, 彭士禄开始主持潜艇核动力装皿的论证和主要设备的前期开发。当记者问到, 当时中国在核潜艇的建造方面所掌握的知识近乎为零在这种状况下建造人员是怎么开展工作的这一问题时彭老发出了爽朗的笑声“ 我们这批人有学化工的、有学电的、仪表的, 我们大多数人不位核, 搞核潜艇全靠四个字‘ 自教自学’ 。当时, 正好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 前苏联专家已经撤走因此部里决定大部分人员充实原子弹研制工程, 只留下50余名设计人员进行基础研究。原子能研究所党委书记李毅跟我说‘ 这帮人就交给你了, 你要安下来、钻进去、入了迷’ 。这番话对我的鼓励很大。”

       整个核潜艇的前期准备工作是在一种学习的氛围下积极展开的。请一批从前苏联留学回来的人讲课, 讲反应堆物理、反应堆热功、反应堆屏蔽等专业知识工作中需要翻阅大里的外文资料大家就开始自学英语科研中还要做课题, 每人分一个题目, 从不同方面进行核潜艇的调研与攻关。

       前期准备的时间并不太长, 核潜艇研制的任务就下来了。“ 当时的部长刘杰找到我说‘ 小彭, 你准备好了没有啊’ 我非常坚定地说我都准备三四年了,核潜艇建造可以上马了。”

“ 我有两个外号一个叫彭大胆, 一个叫彭拍板”

        由于我国核潜艇的建造是“ 从零开始” 的因此无论是在设计还是在建造过程中, 都出现过激烈的争论。“ 当时的各种争论实在太多了, 公说公有理, 婆说婆有理。我常常对研制人员说, 不要吵做实验, 用实验结果来说话。最后,根据实验结果我来签字, 来负责。时间很紧啊, 总要有人拍板, 不能无休无止的讨论呀!”

        在担任第一任核潜艇总设计师期间, 彭士禄主持了核动力装置静态和动态主参数简易快速计算法, 解决了核燃料元件结构型式和控制棒组合型式等重大技术关键。1967年起, 他组织建造了1:1潜艇核动力陆上模式堆装置。核潜艇研制、生产中的许多重大技术问题, 如惯性导航、水声、武备、造水装里等都由他拍板决定。别人都说, 彭总这个人就是干、干、干做事坚决果断。正是他的这种果断使得核潜艇的建造紧张、快速、有序的进行。

       在谈到这些争论时, 彭老显示出一种果断的态度, 他坚定地说“ 我不怕承担责任, 做事情我是敢于拍板的。当时, 我有两个外号, 一个叫彭大胆, 一个叫彭拍板。”

        当问及在核潜艇研制过程中的这么多次“ 拍板” 有没有拍错的时候, 彭老毫不掩饰的说“ 有啊, 怎么可能没有。错了, 我就改过来, 再继续前进。干事业就要有点冒险精神, 只要三七开, 有70%的把握, 就可以干。不然, 都准备好了, 还要我们干什么”

“ 我一生都不离开核事业”

        在倾听彭老谈话时记者发现尽管年近八旬, 但是他精神矍砾, 淳朴、直率、热情, 难怪人们称他是“ 老顽童” 。彭老多年来一直患有胃病。然而身为核潜艇总设计师、总工程师, 他却从来没顾虑过自己的身体, 经常埋头于紧张的工作, 简直是把命都豁上了。一次现场调试时, 彭士禄突然病倒了, 剧烈的胃疼让他的汗水湿透了全身。当他被抬到工地医务所, 经医生诊断是急性胃穿孔, 若不及时处理就有生命危险。海军首长派专机将海军总院医师和麻醉师送到工地。手术立即在工地现场进行, 切除了彭士禄四分之三的胃。手术时, 医生还发现他的胃上还有一个已经穿孔而自身愈合的疤痕。手术后彭士禄被送回北京, 但他在海军医院住院仅仅一个月, 就又开始了超负荷工作。

       为了核潜艇, 彭老所受的并非只有这些身体上的创伤,他同样也背负了“ 文革” 所造成的心灵创伤。在彭士禄搞核潜艇最紧张、也是最关键的日子里他的家庭也受到了文化大革命的冲击本人也被当作“ 反动学术权威” 挨批斗。面对这些屈辱, 彭士禄没有吭一声, 他默默地承受了这一切, 继续在建造核潜艇的一线忙碌着, 在向周总理汇报工作时, 只字未提自己家中的不幸。

        “ 还是要做工作的。我不怕别人批我, 我不会离开我的工作岗位。我一生也离不开核事业!”

        1970年7月30日, 我国第一座潜艇核动力装里陆上模式堆达到满功率, 1971年9月, 核潜艇全部建成顺利下水。中国人终于有了自己的核潜艇, 中国人的愿望实现了

       1982年, 由彭士禄担任主要设计者中国导弹核潜艇试验发射取得成功。彭士禄没有辜负祖国对他的期望, 他为祖国的核事业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1)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