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资讯 企业 产品 供应 求购 招聘 图书
您的位置:中国核电信息网 >  > 捡来的灾祸!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
 

    从宋学文的故事到前几年的南京放射源事件,时刻提醒我们注意身边的辐射安全,做个后续预告,我将放出一系列关于射线探伤辐射安全的文章。

    图为射线探伤常用的伽马源辫

    中国首例核辐射案受害者—宋学文

    2011年3月11日,日本地震当天,一部讲述中国首例核辐射受害者的电影《站起来》在国内上映。主人公宋学文15年前,在厂区雪地里捡到了一条8厘米长的白色金属链,结果两年内相继失去了两条腿和一条胳膊。这个貌似钥匙链的东西,实际上是被丢失的用于探测金属内部瑕疵的放射源。毫不知情的宋学文,被辐射长达10个小时。这改变了他的一生。
时隔多年,和妻子重返家乡创办乡村幼儿园的宋学文,已经能够享受被朋友推着轮椅蹦迪的快乐。但核辐射始终是他头顶利剑,病痛时刻伴随着他的生活。

    一个“钥匙链”毁掉了一个健康青年,但也锻造出一个自强不息的有为青年,《生死链》的问世,《沉重的爱》的出版到以他为原型的电影的《站起来》与世人见面,无不感动着每一位读者和观众。

    写《生死链》讲了旷世奇缘

    宋学文用自传中的一句话总结了和杨光的爱情:

    “上帝给你关了一扇门,一定会在另一个地方给你开一扇窗。而杨光就是这扇窗,是给予我敢于面对这个世界,面对周围异样目光而不自卑的勇气和力量。”

    跟宋学文走过6个寒暑的杨光对婚姻另有一番理解:

    “婚姻必须要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如果经受不住,很可能恩爱就会变成排斥。很幸运,我和学文经受住了考验,能互相容忍对方,最终走到一起。”

    上班途中他捡到一条“钥匙链”,没想到这根本不是“钥匙链”,而是一种强烈放射性物质。
核辐射导致肌肉溃烂,毒素压迫神经,这种神经上的疼痛更加让人难以忍受。

    此后两年内,他先后做了7次手术,双下肢高位截肢,左前臂中段截肢,右手指残损畸形,3次戒毒,不能生育。
在万念俱灰之际,随意拨一个电话号码竟然唤来一位女孩……

    在女孩的鼓励下,用仅存的中指敲出30余万字的自传——《生死链》

    1996年1月5日7时30分

    他将捡来的“钥匙链”揣到裤兜

    1996年1月5日早上,7时30分上工铃准时响起,宋学文和工友们开过早会后向5号裂解炉的施工现场走去。当他走到4号裂解炉下时,发现雪地上有一个类似钥匙链一样的白色小金属链,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他好奇地捡起来,附近有几个工人正在清理积雪,他问:“谁丢钥匙链了?”清雪工人称没丢,他便把“钥匙链”揣到了右裤兜里。

    1996年1月5日9时许

    他感到眩晕和恶心、呕吐不止

    由于工作繁忙,宋学文忘了“钥匙链”的事。9点多,他突然感到头晕,随后便是一阵又一阵的眩晕和恶心,他以为是感冒了,就没当回事,继续工作。可是十几分钟后,他感到越来越难受,便从三十多米高的高炉上下到了地面,想到休息室里躺一会儿。刚进休息室,就剧烈地呕吐起来,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就向领导请假回到宿舍。

    进屋,他随手脱掉衣服放在一边躺在床上,但依然呕吐不止,甚至每两分钟就吐一次,把胆汁、胃液都吐出来了。一直到下午4点多,宋学文实在忍不住了,恍惚爬到楼下,叫人把他送到医院。


    1996年1月5日17时许

    确认“钥匙链”是一种强放射性物质

    下午5点多钟,施工队长赶来,问了一下病情。又询问他是否拾到过一个白色的类似于钥匙链的东西。宋学文在半昏迷状态中仔细回忆,想起早晨捡到的“钥匙链”,就告诉了队长。

    队长的脸色立即变得十分难看,命令屋里的人马上离开,然后告诉他,这串“钥匙链”是核放射物质铱-192。
经查,放射源铱-192是丹东一家公司生产的产品。宋学文所在的这家公司买来后在30万吨乙烯施工现场进行射线探伤作业,操作人员在使用时,由于照明发生故障,在探伤机源未放入贮存库房前提前关闭了剂量报警仪,导致放射源从工作容器中脱落,遗失在施工现场而没有被发现。

    按照有关规定,单位在购买放射性物质时,应对本单位的工人进行安全教育,让他们了解该物品的性能、形状及防护措施。而宋学文的公司没有对职工进行教育,致使宋学文不认识而误认为是钥匙链揣入兜中达4个小时之久,全身受照剂量约3gy,局部达3738.8gy,而正常人接受核辐射的量应小于0.5gy,宋学文受到严重核辐射伤害。

    1996年1月7日13时许被送往国内治疗核辐射伤害最权威医院

    晚上6点多钟,宋学文被送进公司职工医院,此时他已昏迷不醒,生命危在旦夕。1月7日13时许,公司派人将宋学文送往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七医院,它是中国目前治疗核辐射伤害最权威的医院。

    捡来的折磨

    治疗过程:精神与肉体遭受炼狱般双重痛苦

    到了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O七医院后,对于宋学文来说,就开始了地狱一般的生活。核辐射对于人体的伤害,是一种用语言无法描述的痛苦,疼痛占据了宋学文的大脑,连对死亡的恐惧都顾不上了。核辐射病变导致腿部肌肉溃烂,毒素压迫着神经,这种神经上的疼痛相对于肉体上的疼痛来说,更加让人难以忍受。宋学文甚至企盼着早日锯掉双腿,仅承受纯肉体上带来的痛苦。

    1996年1月13日一系列手术开始……

    1996年1月13日,在全麻下实施右下肢及左前臂截肢手术后,宋学文的左腿右中部及至全身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病变。先是肾脏出现衰竭而且右侧肺内积液,紧接着便是白细胞由正常人的5000个单位~10000个单位骤降到500个单位左右,造血系统受到严重损害,失去了抵抗能力,右腿残端伤口一直不愈合,紧接着便是左腿膝盖至大腿根部及右手拇、食、中指组织开始坏死,皮肤开始溃烂,只剩下血淋淋的骨肉。生命一度陷入危险期。

    1996年3月1日,全麻下,右手拇指、食、中指病变切除,腹部超薄皮瓣转移修复;左膝内侧放射损伤病变切除,游离植皮术。

    1996年3月22日,全麻下,腹部皮瓣断蒂术;右手拇指、食指及虎口部皮瓣修复术。

    1996年5月29日,右腿残端又发生病变,实施第二次截肢手术,这次截断的是他右腿的大腿部位,从腿根齐齐截去。术后,宋学文的伤口依然不能愈合,每天他都要忍着剧痛换药清洗创面。

    1997年4月4日,全麻下,左下肢中段截肢;右手中指残端修正。

    1998年1月16日,全麻下,右手4、5指病变切除,末节去除,左侧胸部皮瓣转移修复植皮术。这一次,医生将他的左手无名指指末节切除,再一次将右手埋入左腹部皮下,还进行了胸部皮瓣转移修复植皮术。植皮手术做完,宋学文左腿残端术后肌肉发生了萎缩,腿骨外露,无法穿衣盖被。

    1998年2月10日,全麻下,进行右手4、5指皮瓣断蒂术;左下肢残端修正术。这是宋学文的最后一次手术。

 

 
 
  我来说两句:网名
  您的联系方式: (电话、手机)
  验证码: 查看评论(0)
网友评论请注意: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中国核电信息网拥有管理留言的一切权利。
您在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发表的言论,中国核电信息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中国核电信息网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如您对管理有意见请用意见反馈向网站管理员反映。
您是从哪里知道本网站的?
网络
报纸
朋友介绍